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青年疑亚稀辐射感染病逝:捡骨师称谢国良中毒20年





 (怡保1日讯)疑因稀土辐射导致智障的青年谢国良逝世后,死亡证书资料显示,死因为「败血性休克导致脑膜炎」,既是俗称的细菌感染。

据知,这主要是细菌入侵身体细胞引发脑膜炎和败血病,导致严重致命的疾病。

「昨日火化国良的遗体后,捡骨的师傅告知我们,国良的骨有问题,与正常人的骨头非常不同,而根据他检骨多年的经验判断,国良中毒的情况已有20年以上,才让毒素渗透到骨髓內。」

亚稀厂於心有愧

不过谢国良胞姐谢丽芬婉拒將国良骨灰拿出来再作化验,以瞭解死因是否与辐射感染有关。主要原因是,即然国良已经归尘归土就让他安息,而国良是稀土辐射的受害者是无庸置疑的,因为许多外国病理与辐射专家看到国良的情况后,都断定其是辐射影响下的受害者。

谢丽芬是在昨晚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与迪遮州议员郑立慷等人到访,受询时作出上述表示。

陪同的尚有谢国良的母亲黎群。

母黎群指出,20多年来她带著国良四处奔波与抗爭,透过媒体的报导以及远到日本去控诉亚洲稀土厂造成她诞下智障儿,厂方从来没反驳过她的言论,也不敢带国良去检验,不敢证明国良的病与稀土无关。

「若我讲的话不对,稀土厂大可以告我誹谤,去法庭起诉我,要求我作名誉赔偿,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亚洲稀土厂都不闻不问,显示他们对於国良这事於心有愧。」

有条件出钱「照顾」

黎群也透露,当年抗议时有陌生人来与她接洽,说可以给她一笔为数不少的金额照料国良,但条件是不要再带国良出来示威抗议,不要再参与反抗运动。

「我反问那个人,我拿了这笔钱后,稀土厂还会继续运作吗?如果只是要用钱塞住我的口,让稀土厂继续操作,那我寧愿乞食也不要拿这笔钱!」

日本人鞠躬道歉

她说,80年代轰轰烈烈展开的反辐射运动,无数人上街示威被捉与关进监牢,她也带同国良上街抗爭,但是所有示威的群眾都被捉了,就是没人敢捉她,她质疑是否稀土厂在迴避她。

黎群也说,当年有一群穿著衣著光鲜的日本人乘坐巴士,前来红坭山特地就找她一人而已,当时那些日本人向她鞠躬,並且透过翻译向她道歉认错。她反问,如果不是稀土厂的错,为何要向她道歉?

傅芝雅:不能让悲剧重演

疑受稀土辐射感染导致诞生后重度智障的红坭山青年谢国良去逝后,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昨晚前往探访其母亲黎群,以及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医葯基金会所照顾的最后一名病童卡苏莉。

黎群在1982年担任亚洲稀土厂外包建筑工人,隨后诞下重度智障青年谢国良,一贫如洗的黎群29年来坚持要將国良抚养成人,但在3月29日,国良的健康突然恶化,同日逝世於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浓医院医院。

傅芝雅昨晚是在丈夫鲁斯里、人民公正党迪遮州议员郑立慷、打巴区会署理主席拿督叶逸堂,以及该党霹州竞选局主任依斯迈尤索的陪同下,前往红坭山新村探討黎群,以及国良的姐姐谢丽芬等家人。

傅芝雅表示,国良的情况是个悲剧,也是对天下母亲最沉重的打击,没有任何母亲愿意见到自己的孩子承受这样的痛苦,在辐射感染下先天性智障与残缺地度过一生,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也不能够让它再度发生。

轰政府不该贸然放行

她指出,虽然国阵政府与莱纳斯一再强调现今稀土提炼技术已不同,並且与亚稀厂的情况不一样,但是其所產出的釷废料是一样具有辐射性,並且对人民的生命与自然环境生態造成威胁。

「红坭山的亚洲稀土厂年產2250吨放射性废料,但莱纳斯的釷废料產量是亚稀厂的10倍以上,在还没交待清楚如何处理这些废料前,政府不该贸然放行,批准莱纳斯临时执照运行,因为其距离关丹社区仅有2公里。」

她也直批国会设立的调查稀土特委会完全没有诚意,因为关丹居民已经入稟法院,而即然特委会已设立,那国阵政府理应在调查与审判期间暂停莱纳斯稀土厂的运作,以及冻结临时执照,才展示出谈判的真正诚意。

她说,原本企望特委会可以成为三方沟通的平台,但是如今其沦为特莱纳斯粉刷太平的皮影戏,她对特委会已经失望之极,因此拒绝加入特委会作为帮凶。

傅芝雅直言,国阵政府执意孤行,如今形执只有改变与换政府才能停止生產辐射废料荼毒亿万年的稀土工厂。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