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反贪会拟企业义务法案 涉贪公司或可被对付




■ 阿布卡欣出席建筑工业发展局举办的一项诚信座谈会,并与主讲人合照。



 (吉隆坡5日讯)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布卡欣今日披露,该委员会目前正与总检察署及相关政府部门进行商讨,以便拟定“企业义务”(Corporate Liability)的法案,以便我国的反贪污法令不仅能对付涉及贿赂的人士,甚至涉及的公司也会一并受到对付。

他举国际的案例为例子,包括电信工程业巨头西门子贿赂案,西门子最终遭罚款高达9亿美元之多;而在阿尔卡特朗讯贿赂案方面,该公司也被罚款数亿美元。

他说,在目前的法令之下,该委员会只能把涉及贿赂的人士带上法庭,至于受涉及的公司,却无法被对付,因此在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的肃贪方面,政府致力于做到这一点。

阿布卡欣是于今日出席建筑工业发展局(CIDB)举办的一项诚信座谈会上,如是指出。

他说,一旦这项法案获得通过,被证实有发出相关贿赂款项的公司,也会一并受到法律的对付,而不仅是涉及的相关人士,公司也可能会受到钜额罚款的后果。

他之后向媒体表示,这项法案的拟定,仍处于与总检察署及相关部门讨论的阶段,之后还需要获得国会的通过,要真正落实,仍有一段时间。

此外,他也提到,目前,一旦发现有公司涉及贪污案,反贪污委员会会向政府作出建议,以便政府能将这些公司列入黑名单。

“我们之前向政府建议把两间大企业列入黑名单,最终获得政府的认同;此外,有一间本地公司,在一项数亿令吉的计划中涉及贿赂,我们同样获得政府的支持,将之列入黑名单内。”

在“企业廉正誓约”方面,阿布卡欣表示,目前共有70间公司已签署,该委员会推动这项誓约,目的是要这些企业,阐明他们不接受贿赂的决心。

“这就不会让职员有错误的解读,认为公司可以收受贿赂。”

他指许多大企业都签署了“企业廉正誓约”,包括森那美等,而捷运公司更是与反贪委会签署廉正契约(Integrity Pact),在这项契约下,该公司将公布其发放承包计划的内容,即使是未得标的投标者,也能够参考。

“这增加了其透明度,而一旦怀疑出现贿赂的现象,该公司所委任的外来监督权威机构,将可以进行调查及决定终止相关的合约,而无需等到法庭的裁决。”

道听途说指控最困扰

较早时,阿布卡欣在致开幕词时指出,道听途说的指控,最令反贪委会困扰;而工程发放的“中间人”或“操纵者”却最令人可恨。

他说,该委员会接获许多的投报,都是毫无根据的,只是因为一些承包商在招标过程中失败,即根据道听途说,随意指控一些公司,却又无法提供任何证据,在被进一步调查时,投诉者才表示是听人家说的,让人啼笑皆非。

无论如何,他认为,要减少坊间对招标的怀疑,必须要做到透明化。

刚从非洲出席肃贪会议回国的阿布卡欣也认为,南非在发放土著工程时,有些措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南非和我国一样,实行保护土著政策,在发放土著工程时,获得工程的土著承包商,倘若以阿里巴巴的方式,把工程转让予非土著,这其中将涉及刑事案。”

他认为我国也应该仿效他国,在透明化制度方面,作出提升。

针对工程发放“中间人”或“操纵者”,阿布卡欣形容这些人犹如魔术师一般,把应该获得工程者,变成失败者,而不应该获得工程者,却变为成功者。

“这些人的行为,导致了招标的过程不再公平。”

他也举建筑业的例子,指这些“中间人”或“操纵者”通常是在酒店的大厅,与人进行洽谈,而真正有诚信的建筑业者,则是与人在工地上洽谈合约。

在较后举行的记者会上,阿布卡欣表示,反贪委会一直以来,都不断接获相关建筑业的贿赂投诉。

在私人领域,他表示,该委员会推动“企业廉正誓约”。

“国内共有6万余名承包商,控管并非一项易事。”

在公共领域方面,他则表示,在政府推出犹如电子采购及抽签等的措施后,确实起了立竿见影之效,贿赂案件明显下降。

他强调,建筑业是一个重要的领域,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也拨出近乎一半的财政预算在这一领域,因此,这一领域的企业诚信,是非常重要的。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