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朝变节者成韩国议员





 (首尔7日讯)將从变节者摇身一变成韩国国会议员的赵明哲,预料在韩国本週三举行的国会选举中,成为首名在选举中获胜的朝鲜人,开创歷史先河。

他希望当选后能以「变节者」身份,为朝鲜半岛统一谋求善策,以及改变韩国公眾对他们这些「新移民」的负面印象和歧视。

路透社报导,53岁的赵明哲此次循比例代表制参选,並广获变节者的支持。在韩国保守的执政党新国家党(前身为大国家党)44位代表候选人中,赵明哲排名第4,所以几乎肯定获得议席。

新国家党对朝鲜立场强硬,已切断对该国的援助,並坚持要求朝鲜为2010年韩国「天安舰」事件道歉,才重启加强两国关係及提供金融援助的谈判。

躋身国会后,赵明哲最想做的,是打破民眾对变节者的负面印象。「很多人误以为,变节者是因为饥荒才逃出朝鲜。可是谁知道那是个连喊饿,都不可以隨意喊的国家。他们不是因为挨饿,捨弃家人、亲戚。不能对朝鲜领导人说『你们错了要改』,才是逃亡的根本。」

拋妻弃子投奔韩国

赵明哲来自朝鲜干部家庭,其父赵哲俊是朝鲜建设部长,母亲是俄罗斯语翻译员及大学教授。他在朝鲜享有许多特权,包括入读最高学府金日成综合大学,並顺利取得博士学位,担任该大学经济学教授。

直到1994年,赵明哲以交流学者身份,到中国天津工作期间,发现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跟朝鲜虽同为共產主义国家,但自由程度却有天渊之別。

因此,他不惜拋妻弃子变节到韩国,寻求庇护。赵明哲忆述称,「我当初来到首尔时,对金正日政府满腔仇恨」。

传朝鲜特工谋暗杀

在研究机构工作多年后,赵明哲去年获韩国政府委任为专门处理朝鲜变节者事务的统一教育院院长,这是变节者迄今所担任的最高公职。

不过,在获得这份工作后,赵明哲被朝鲜媒体抨击为「人类垃圾」;韩国媒体甚至报导称,朝鲜派出一个杀手队刺杀他。

据报导,赵明哲计划利用自己在国会的地位,推动各界关注变节者在韩国面临的重重困难。

在韩国生活的朝鲜人约有2万3000人,大多生活在繁荣的韩国社会边缘。

和许多变节者一样,赵明哲也发现很难融入韩国。他们的口音特別,因而许多人在韩国受到排斥,从事的多是卑微的工作,有些甚至因希望破灭而重返朝鲜。

文化衝击遭歧视 变节者有苦难言

赵明哲因背景特殊,到韩国后生活算是一帆风顺。但有不少朝鲜变节者,在韩国都有许多適应问题,甚至遭受歧视和不公对待。

韩国网络媒体New Focus於3月曾报导,变节者抵达韩国后,感受最深的是文化衝击。

33岁的变节者金女士说:「任何时候都有水用、家务可用机器代劳,就像小时候看漫画对未来世界的描述。尤其是马桶、电视直销购物,简直连想都想像不来,若回去朝鲜跟人说,肯定会被当作撒谎。」

平壤中上层家庭出身的28岁池姓变节者说:「到韩国后首次接触互联网,觉得像魔法箱。」

有在朝鲜「学过电脑」的人称,上课时没有键盘,要在黑板练习,导师指「未来会是人人拥有电脑的时代」,没料到韩国已是家家户户都有电脑了。

韩国今年初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70%变节者对在韩国的生活感到「满足」,但41%受访者的平均月薪仅2765至3950令吉,其余的大多收入更少。失业率则达12.1%,是韩国民眾的两倍。

同工不同酬

在朝鲜大学毕业的50岁李顺英(假名)表示,她两年间换了20份工作,始终找不到正职。要养两女的她还遇到同工不同酬,月薪只及其他同事的3/4,她感慨根本不能抱怨投诉,因为「变节者」標籤会令形象更差。

此外,有一半隨变节父母到韩国的青少年,也感到苦恼和忧鬱。由於朝鲜和韩国的学校教育制度不同,他们要跟平均小2岁的同学一起上课。遇到问题时,往往因较年长难为情,或怕被嘲笑而不敢问同学,心里难受,也难以交上朋友。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