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约60流氓夜袭独立广场 大学生遭毁营动粗




■ (左)扩音器也在混乱中被牺牲。(右)参与者在高举牌子,捍卫人民权益。


■ 学生们即便遭受打击,却不惜再重搭帐篷,坚持到底。


■ 参与者在营地里休息及互相交流。


■ (左)莫哈末沙阿益:保护人民安全是谁的职责?(右)王佳俊:挑衅者应该以道理服人,而非动粗了事。



(吉隆坡19日讯)约60名流氓夜袭“占领独立广场”的大学生,不仅捣毁营帐,还对学生动粗,导致其中一人脸部及眼睛受伤,送院治疗!

这起袭击事件是于今日(19日)凌晨2时45分发生,约60名黑衣流氓四面八方包围在独立广场扎营的学生,大声叫嚣挑衅并捣破现场的帐营。

人在现场的国际学运事务秘书王佳俊指出,挑衅者不断大声叫骂,更对学生拳打脚踢,导致其中一人脸眼受伤,送院治疗。

他说,在场的学生看见情势不妙,试图用相机、摄录机及手机反拍挑衅者时,对方更发狂似的抢走相机及手机,再强行“毁尸灭迹”。

他指出,事发时有约12名警员在广场附近驻守,惟当他们目睹殴斗事件时,却袖手旁观,直到学生多次哀求,他们才肯介入警告挑衅者。

挑衅者被警方警告后,才悻然离开现场。

他也说,挑衅者的恶劣行为是打击不了他们更解决不了问题,相反的,会让人民更支持他们的行动。

“挑衅者应该以道理服人,而非动粗了事。”

他说,如果有关当局不允许他们在当地扎营,双方可以以和缓的方式商讨问题,避免发生类似不幸事件。

王佳俊指出,他在事发后也接获涉及降首相旗帜的大专生阿当阿里通知,指早前在巴生哥本路(Jalan Kebun)讲座会上也有发生类似搞局,不排除是同一帮人所为。

王佳俊透露,在经过其他大学生的商议后,他们决定不轻易放弃,今晚也会继续在该处扎营直到明天才“休息”一天,以让步给订于周六举行的国家元首登基大典。

副高教部长表关心 指示官员收集资料

针对独立广场的学生凌晨遭一群身份不明的流氓袭击事件,高教部副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表示,已经指示官员对此事收集资料,以作进一步了解。

他指出,本身是于凌晨透过推特得知学生在独立广场被袭击,而且也获得短片,惟并没有掌握任何详细的资料。

他指出,“占领”独立广场的学生今日凌晨遭到一群身份不明的流氓袭击,导致帐篷全遭损坏。

“数名学生在混乱中遭殴打,导致手部及头部出现瘀青,还有一人因跌倒地上被踢伤而送院就医。”

赛夫丁披露,他本身在事发后第一时间下达指示给高教部官员,吩咐官员针对此事进行了解,以掌握更多的资料。

他也对被袭击和受伤的学生表示关心。

不过,他拒绝在未掌握详细的资料前发表任何的看法,而且也不愿回应是否亲自到独立广场了解情况。

赛夫丁周四在国会走廊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示。

莫哈末沙阿益:未影响学生『战斗力』

“大马崛起运动”组织主席莫哈末沙阿益指出,占领活动已进行至第6天,却发生不幸流血事件,但未影响学生们的“战斗力”。

他说,当挑衅者在放肆地破坏摧毁现场的帐篷及对学生拳打脚踢时,在场驻守的市政局执法人员及警方视若无睹的站在一旁“观看”,令人大感不满。

莫哈末沙阿益说,他们扎营的目的是希望维护权益,而非高教部长拿督斯里卡立诺丁指责他们在广场扎营的行为是要博取人民同情。

他更指责市政局及警方不是应该保护人民安全吗?为何在事发时仅在旁“观赏”,不出手相助。

重新搭起帐篷 大学生坚守大本营

即便遭受流氓干扰,发生暴力事件,大专生们依然坚守“大本营”。

经过凌晨的殴斗小插曲,逾40名参与者仍然留守在独立广场,重新搭起帐篷,誓要捍卫到底。

同时,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在网络看见有关流氓到场破坏的信息后,赶到现场了解情况。

在流氓离开后,他带同数名大专生到警局报案。

截至下午1时,营地范围仍受到控制,市政局执行人员也有在场驻守。

以担心生命受威胁为由 王佳骏:警员在旁观

“占领独立广场”的大专生王佳骏今日揭露,在独立广场扎营的大专生在遭受流氓袭击时,曾向驻守现场的警员求助,岂料警员却以担心“生命受威胁”而袖手旁观!

也是学运国际事务秘书的王佳骏周四在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陪同下,在国会走廊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谴责警方的“隔岸观火”,非常不负责任。

“事发时,曾有民众向附近的警员求助,但警员竟然说:‘这件事情会威胁我的生命’(itu akan ancam nyawa saya ),而不给予援助!”

王佳骏质问,警察的职责不是保护民众的安危吗?为何在民众遇袭时,警方却以个人的安危为重而不给予援助。

他叙述,事发当时现场驻守多名警员,但有关警员在远处观看整个袭击过程,完全没有上前阻止,相当不负责任。

“警方是在事发20分钟后,才介入制止流氓的袭击。”

王佳骏认为,若警方及时救援,相信就不会有人受伤。

此外,他也强调,他们不会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而停止扎营示威,他们将会继续在独立广场扎营,直到政府宣布废除高等教育基金,才会结束整个活动。

出席记者会的尚有大马崛起组织主席沙希及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主席萨夫万阿蒙。

余德华在记者会上也谴责警方不顾民众的安危,没有第一时间给予援助,这种行为是不负责任。

他促请内政部及警方针对警员被指袖手旁观一事,尽快给予回应。

揭露有警员受伤 隆总警长否认袖手旁观

吉隆坡总警长拿督莫哈末沙烈矢口否认,警方对“占领独立广场”学生遇袭保持袖手旁观,更揭露有一名警员在这宗事件中受伤。

他指出,警方已经延长扣留一名28岁的男子,协助进一步调查。

他今午在吉隆坡警察总部召开记者会,矢口否认学生指责警方延迟采取行动的说法。

他说,这起事件发生在凌晨2点40分,当时共有两名便衣警员在场,而另外有6辆警车和10名现场警员则在6分钟后赶到。

“如果我们只是袖手旁观,事情可能更严重。我们其中一名探员背部受伤,已经入院治疗。”

他透露,共有7人在事件中受伤,包括一名40余岁的男子因眼部受伤,而被送入吉隆坡中央医院。至于其他人只是蒙受轻伤,无需入院。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