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疗养中心女佣注射胰岛素 老妇脑中风昏迷13天




■ 翁丽花(左起)、翁丽云、翁文花以及钟氏的女婿陈志雄(右1)向王国慧(右2)投诉疗养院疑疏忽,导致母亲中风后未能及时被发现。


■ 老妇证实脑中风,至今仍昏迷不醒。



(大山脚19日讯)疗养中心疑疏忽,在其印尼女佣替老妇注射胰岛素后便脑中风,而疗养院未能及时发现。该名老妇至今昏迷13天,目前正在大山脚县医院接受治疗,唯医生表示情况不乐观。

家属不满老人疗养院负责人的服务态度,拒绝提供他们闭路电视录影带,更指该中心负责人警告家属不可再踏入该疗养院。

老妇的3名孩子今日在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向媒体揭露其母亲钟素香住在老人疗养院的遭遇。

女儿翁丽云(43岁,商人)表示,其母亲在2月13日在家里二度晕倒,并在第二次晕倒时证实中风,以致半身不遂,住了16天的医院后,就将母亲送往疗养院。

她提及,由于出院前,医院交代母亲需要每天打三次的胰岛素,因此她们需要找提供医疗服务的疗养院。

“此间疗养院声称提供专业医疗护理,因此他们在母亲出院后送她进入这间疗养院。”

她表示,母亲入住疗养院期间,她每天都聘请按摩师为母亲按摩,而母亲的情况也日益起色,原本半身不遂的母亲,可以在人家的搀扶下,走三大圈。

4月6日当天,翁丽云前往探望母亲,并在晚上7时45分离开,当时候母亲的情况一切如常,对于她的提问也对答如流。

质疑女佣专业资格

岂料,隔天早上7时20分左右,她接获来电,说母亲已经陷入昏迷,她唯有吩咐立即将母亲送入医院。

就此,翁丽云过后到该疗养院调阅闭路电视录影带,她发现当天晚上11时左右,一名印尼女佣替母亲注射胰岛素,之后,母亲就疑似中风,手脚僵硬。

她质疑,一个印尼女佣是否拥有专业的资格替母亲注射胰岛素,以及为何母亲中风之后,并没有人立即发现,直到早上才发现?

她提及,曾经向疗养院负责人要求拷贝一份闭路电视录影带,以作为医生诊断时的参考,却遭到对方拒绝,稍后更不准他们前往疗养院拿回母亲的物品。

翁丽云表示,她已经就此事报警,并表示将会透过法律途径来向对方要求闭路电视录影带。

负责人:不曾阻止拿回东西 接受法律途径解决事情

彭姓负责人现身说法驳斥对方,表示不曾阻止对方前往老人疗养院拿回母亲的东西,更表示如果翁氏三姐弟要以法律途径来解决此事,她将会接受。

她指出,该名老妇处入住初期,其家人交代每天为她注射4次胰岛素,过后在未经医生的诊治下,擅自将注射胰岛素改为1天3次。

“我曾经好言相劝,减少胰岛素注射需要经过医生的诊治,但是对方却不予理会,因此我们唯有执行家人的嘱咐。”

她表示,事发当天,老妇其中一名女儿吩咐工作人员,晚上不要替老妇注射胰岛素,而工作人员忘记,如常为她注射。

“这表示,她的注射从一天4次减至3次,倘若那天晚上再没有注射,当天就只是注射2次。”

她也说,注射胰岛素非常简单,许多糖尿病患者也自行注射,而院方是基于钟氏行动不便,才帮他注射。

此外,她表示,院方基于其他住客的私隐,因此才没有将闭路电视的拷贝给他们,然而他们姐弟三人已经观看了闭路电视3次之多。

“由于该老妇住的房间为4人一房,而闭路电视拍摄包括他们裸露清洁身体,基于保护其他住客的原则之下,我们没有提供拷贝给他们。”

她坦承,其闭路电视录影带只收存一个星期,之后便会自行删除。

至于母亲中风没人及时发现一事,她说,当时候正值睡觉时间,因此认为其母亲手脚僵硬只是在睡觉,直到早上7时吃早餐的时间,她叫不醒钟氏后立即联络其女儿,也将她送入医院。

她提及,自己从事老人疗养一职已经18年,今次是她第一次遇到类似的事情。

营业执照尚在申请中 王国慧:须遵从条规营运

王国慧表示,经她向威省市政局了解以后,发现该疗养院的营业执照尚在申请当中。

她促请相关行业的业者,如托儿所、补习中心等,必须遵从政府所设立的条规来营运,以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她也说,我国面对着人口老化的问题,却缺乏拥有良好设备的疗养中心及老人院,来照顾这些老人家。

她认为,中央政府在人口老化的政策尚有不足之处,市场上才会有这么多的私人疗养院。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