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明福案、猪牛事互相攻击 6辩手舌战火药味浓




■ 大功告成,期待来日再相会。


■ 你讲得好,我拍掌!


■ 我们是光华3大美女及酷哥。


■ 两主持人即威风八面的郑国良及黄佩玲戴上墨镜后,骑着超级摩托车从大会的星光大道慢慢驶入讲台上。



(双溪大年19日讯)国阵要民联找“凶手”,到底谁杀了赵明福、还有吉州把宰猪场消声灭迹等课题轰炸民联辩手;民联则要国阵交待华校“师资短缺”、莎姐“牛”事、稀土厂案件等等课题打击国阵辩手,这就是“Y世代一票,给脸PARTY”国阵vs民联@青年团辩论会“激辩”焦点!

由《光华日报》、移风剧社联办的“Y世代一票,给脸PARTY”国阵vs民联@青年团辩论会照耀大年,双方6大将浑身解数精彩论辩,惊天动地舌战呈献给在场约1200余名观众,一来一往的叫嚣及攻击大战,让观众大呼过瘾,拍案叫绝!

由国阵派出的第1辩手李衍旺、第2辩手王孙文及结辩手陈志雄;民联的第1辩手郭贤俊、第2辩手张开笔及结辩手黄思敏的辩论会,昨晚在双方的自由辩论中互丢双方“难堪”的课题给对方,要对方解答。

明福冤案咬着不放

值得一提的是,在自由辩论环节时,当民联辩手郭贤俊提出赵明福的冤死事件后,国阵的李衍旺反而死咬着这课题不放,一直反复要民联回应,谁是凶手。让张开笔猛反讥对手“已经没有课题”、“连皇委会的报告也没看”、“直接害死3名反贪官员都不会被采取行动,最令人感到绝望”、“对国阵已到没话可说”的言论回应李衍旺,成为全晚的高潮点。

这次的辩论会虽然以Y世代为主题,但却吸引不同阶层的观众出席,大家都想深入了解年轻人的世界,掌握Y世代群族对国家朝野政党的看法。

台上6名辩论员精彩舌战,火药味十足,台下观众不时发出强大嘘叫声来回应敌对方辩论手,其中不乏一些来自国阵及民联的支持者,以手势动作及吹哨来为各自队伍助阵。

本报总编辑胡锦昌赠送纪念品予联办单位,由移风剧社主席谢仁中接领,除此本报也通过义卖报纸活动,为移风剧社卫生所筹获1154令吉,由本报吉中区办事处经理吴锡坤代表移交予该社代表。

出席这场论辩盛会的本报高层代表,包括总编辑胡锦昌,副总经理林星发,出席嘉宾方面包括2名华裔行政议员陈楚江、拿督马兴中局绅、拿督许庆荣局绅、吉打州华人大会堂会长拿督钟徕福、马华巴东色海区会主席陈栋梁、吉打民青团团长陈庆亮、民青团总财政陈国祥、陈燕珠、许汉宏协调员、马松兴、陈秀娟、民联社区长李汉明及王亚顺等。

主持人驾摩托车奔入会场

本报从2009年至今,一共办了8场的政治论坛及辩论会,如此多场政治论坛中,这场的“掀幕式”是最为特别,两主持人是以座骑超级摩托车奔入大会做为造势开幕仪式!

这次的辩论会是专注以Y世代为主,本报的吉中区副新闻主任郑国良及总社记者黄佩玲为大会主持人,威风八面的郑国良及黄佩玲戴上墨镜后,从大会的“星光大道”慢慢驶入讲台上,大会才宣布开始。

2名主持人入场后,逐一向观众介绍国阵及民联青年团代表阵容,辩论会正式宣布开始。

民联及国阵队6辩手辩论重点:

★民联1辩手

郭贤俊:支持净选盟拒脏政治

民联第1辩手郭贤俊反映在当前Y时代来临之际,年轻人的投票趋势,是要投给有能力治国,提升国家教育、经济水准,计划通过提升良好就业机会来增进人民收入,以及最后会带人民进到先进国的政党。

35岁的郭贤俊说,年轻人也拒接肮脏政治,拒绝种族宗教的极端,年轻人最不想看到的是贪污、腐败、滥权文化,根据统计,民联是最受Y时代所欢迎,因为民联拥有亲民和贴切的政策,这些政策已经上载在橙皮书里面。

由于时限是7分钟,代表民联初次上阵的吉中公正队队长郭贤俊,一口气就把橙皮书的扼要全盘概述。

“民联不喜欢肮脏,所以民联支持净选盟的选举改革,让18岁以上的人民自动有投票权。反贪污,鼓励公开招标,让人民从中得益,减轻人民负担,民联执政后要改革现有的朋党私营化计划。

他也提到改革高素质教育的民联政策,那就是制度化各源流教育拨款,升学是以考绩制取代固打制,并以考绩制来分发奖学金,不再像乞丐那样,向国阵苦苦要求。

他说,Y时代年轻人的生活须要改善,推介平等就业机会法令,废除了PTPTN的行政,青年人求学后不再面对负债累累,听取人民的宝贵意见,发展国家,尤其是年青人的意见,年青人的想法就如香港摇滚乐团BEYOND的名字一样,就是超越种族的大马。

★民联2辩手

张开笔:遗憾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全国社青团中委张开笔感到遗憾,他在去年的“国阵、民联谁主浮沉”时事辩论会上曾经质问过马华,国阵几十年来为何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迄今又一年了,还是让大家空等待。

针对国阵第一辩手李衍旺说,“马华比民联、比谁都更讨厌贪污”的攻击,张开笔反击说,李衍旺似乎已经忘记了,就在昨天而已,前马华总会长所委任的港务局主席李华民已经出版了一本书,把见不得光的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记录在里面,并且还请行动党老大林吉祥联合剪彩。

“还有,3月份时,莎丽扎的2亿5000万令吉的丑闻,马华有站出来讲吗?令人感到惊叹的是,这笔巨额低息贷款仅在2年之内就花光,这就是国阵的所谓转型计划的效率。

他感谢李衍旺,有关70%网民支持民联的数据,他纠正说,事实上在4月9日的面子书民意调查,支持民联的网民已经达到90%了。

他透露说,4月9日晚电视台现场直播“与纳吉一席谈”之后,面子书流传一项民意调查:“你会因为首相上NTV7讲了几句就转支持国阵吗?”4月10日的投选“会”者有11人,投选“不会”者有144人;投选“可能”者则有7人;最后一项投选“不管他上什么媒体,我都不会改变,我只是要改朝换代”的人数竟达1466人。

★民联结辩

黄思敏:308后年轻人关心政治

黄思敏强调308海啸后,年轻人变得前所未有的关心政治局势令人欣慰,让我们看到了马来西亚的政治曙光。

黄思敏是吉打州公青团副团长。他不主张人身攻击与谩骂,所以语气平稳镇定。当然欠缺火药力了。

他希望大家不要低估年轻人网络文化,他们的爆发力令人瞩目。为了捍卫权益及人民健康大计,他们积极在面子书论政,勇敢力求国家政局改变。甚至不惜走上街头和平集会,反莱纳斯稀土行动,Y世代年轻人,让我们看到了马来西亚希望曙光。

他说,民联的抱负就是看到人民受益。政治海啸带来的两线制产物,同时也带来了利民计划。因为国阵政府不堪两线制折腾施压下”破天荒拨出500令吉援助金,最终受益的是人民。

他反驳对方,如果说政府有诚意惠民,为何不是在50年执政期间?而是在政治海啸后才产生的概念?诚意实令人质疑。

他希望年轻人继续给予民联机会执政。民联将会鞠躬尽瘁,为人民交出佳绩。如果做不好,再拉下马也不迟。

他表示,民联执政吉州还有改善的空间,特别是娱乐法令,民联政府有诚意作出改变。

国阵第1辩手-李衍旺博士:面子书荼毒Y世代

现在的年轻人,资讯来自网络,可以说,网络=Y世代,Y世代=网络,可是让人担忧的是,网络,尤其是面子书,充斥了污蔑与谩骂不良文化,恐怕我们的Y世代被荼毒了,变成了Y世代=网络暴民。

民联为了选票,不惜而将Y世代的叛逆个性挑起,以达到年轻人认为谩骂是一种潮流而追随。

希望这些教导、荼毒我们的子弟,以谩骂来对待我们政敌的当儿,可以“有良心”地回头是岸,毕竟谩骂,宣扬无需感恩教义,不是我们中华5千年优秀传统文化。

我们知道人民要什么,华人要什么,首相纳吉也知道,我们要全民的马来西亚。 我们要的是一个没有种族性的利民政策,马来西亚往后的政策不应该再极限于土族非土族之间, 所有应该被扶持的是贫困一族。副首相宣布所有9A+以上的优秀生自动获得JPA海内外奖励金就是最好的公平对待全民的印证。

 马华比任何人都厌恶贪污,我们要铲除贪污,所有政府合约都要透明化、公开化、让人民随时审阅批判。奈何,在我们致力铲除贪污的时候,民联却可以说国阵过去都是这样,就暗地里允许拨款抽佣事件发生。当行径被揭发了,他们还要把罪名推到社团身上,却从不懂得检讨。

“如国阵过去做的是错的,满口高喊改革的民联,就更应该纠正,而不是换个“党”来继续贪污下去!”

华人高喊,我们要受到公平对待。相信所有华人都认同,我们应该在大马受到公平的对待。但是,在我们高喊公平的时候,我们是否有深思,我们是否对马华公平了?

国阵第2辩手-王孙文:网络资讯不可靠

Y世代,路在何方?网络的资讯并不可靠,鼓励年轻人要了解一个政党或支持一个政党,必须加入相关政党,以了解个中的政治炒作,认清搞政治者的操守。

没在政党内的人是不晓得政治人物是否在“骗人”,只有自己本身加入该政党才能真正了解从政者的表演。

面子书内狂风乱炸,孰真孰假,没人知道,Y世代如果关心政治,就需要自己去体会,而不是在面子书上道听途说。

奉劝110万还没有登记为选民的华裔同胞,今天起就去邮政局进行登记,如果没有登记成为选民,是没有办法投选本身所要的政党,也不能推倒不喜欢的政权或领袖,达到改朝换代的目的!

如果说巫统很凶悍,好比一只老虎。而民联的公正党则是一只狮子,回教党就如一只狡猾的狐狸,这说明了马来西亚政治根本都是一样LPPL。显示各阵线有着自己的忧虑和无奈,大家都无法走出各自的尴尬局势。

他讥笑火箭在宰猪场被拆除时威胁退出民联,州务大臣说了Saya tak kisah。这证明了什么?

他指出,吉打州没有行动党,槟城没有回教党,吉兰丹只有回教党和公正党,不晓得民联执政中央时,又少了谁?公正党、回教党、火箭,还是你和我?

民联鼓吹两线制,却要人民选党不选人,再好的苹果也有烂的,怎么可以要人民照单全收?

★国阵结辩

陈志雄:吉伊斯兰党一党独大

在民联执政下,明显的鼓催“宗教司高于一切”甚至高过法庭的作法。

17日,吉州行政议会已经通过新法案,官员有权不批准娱乐法令,人民也没权在民事法庭提出控诉。等于剥夺人民的权力。纳罕的是当时在场的陈楚江与林思年行政议员为却“粒声不出”,让该议案通过。

他大力抨击,每次民联行政议会都对通过的议案有所隐瞒,根本是一个“大木马”形同阴谋。

提到前朝政府已经批准的407依格宰猪场地时,他质问民联政府有关场地去了那里?吉州政府把整个宰猪场消声灭迹。

他也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倡导的整个政府改型计划,包括严打贪污弊病大计,在现有体制下,不适合改朝换代,避免改得不伦不类。

在自由辩时,志雄反驳,马华的立场是稀土废料必须运出国外。如果说反莱纳斯稀土是以环保着想,可不要忘记,吉州政府每年10位数价格砍伐树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环保大计吗?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