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凌晨载往公园,保姆伤女婴死




失踪女婴的保姆目前在医院接受治疗。



 (峇株巴辖31日讯)4个月大女婴於週三凌晨4时被保姆载往休閒公园,岂料保姆却在3小时后被发现受伤倒臥在一公里外的草场,女婴则离奇失踪,40小时后,女婴尸体却在距离案发地点约500公尺处被发现!

女婴的父母林毅禎(39岁)和陈慧菁(35岁)是於今早10时许前往警局报案,指女儿林欣瑶被保姆在凌晨时分载往市內著名的莲花池公园后失踪,並召开新闻发佈会要求公眾协助寻找女儿,不料事隔8小时,却接获孩子死亡的消息,让他们悲痛欲绝!

小欣瑶家人於今日傍晚7时左右接获警方通知,指在距离保姆停车地点的草丛附近发现一具婴儿尸体,要求家属前往认尸。

小欣瑶外公陈清炎(64岁)较后向《东方日报》记者证实,有关婴尸证实是其外孙女。

峇株巴辖警区主任丁亚末也在现场指出,女婴尸体是在傍晚时分被一名跑步者发现,死者臥尸在距离莲花池停车场约500公尺的巴力多比(Parit Bobi)大水沟旁的一处草丛处。

头部有瘀青

「婴儿衣著整齐,除了头部有瘀青,並无其他明显伤痕。」

丁亚末指出,女婴尸体目前已被送往峇株医院解剖,以確定死因,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第302谋杀条文调查此案,目前尚未有任何嫌犯落网。

较早前,陈慧菁在峇株巴辖警区总部外向记者表示,小欣瑶是她和丈夫结婚4年来的第二胎,满月后的过去3个月来,都交给保姆陈秀美(42岁)全天候看顾。

她说,她於本月29日下午5时许前往锦香花园的保姆住处想看望女儿,当时保姆的女儿(初中二学生)告知保姆带著小欣瑶外出,她便暂时离开。

「我当晚9时许再度前往保姆家,保姆女儿却表示他们还没回来,我就托她交代保姆,我要在隔天(30日)带孩子去打针,同时发送手机短讯通知保姆。」

她续称,当她昨晚8时前往保姆家时,还是不见保姆和小欣瑶,保姆女儿则声称母亲刚刚外出,她隨即致电给保姆却无人接听,只好返家等候回应。

由於直至晚上10时仍毫无消息,陈慧菁再度前往保姆家,保姆女儿表示不知道母亲去向,惟保姆的另一名就读小六的儿子却告知母亲可能前往莲花池,陈慧菁遂立即与丈夫到莲花池寻找保姆和女儿下落。

当夫妇俩赶到莲花池后,却发现保姆的蓝色国產威拉轿车停放在停车场,保姆和小欣瑶却不知去向。他们遍寻不获下,於凌晨时分折返保姆家索取备用摇控器,载保姆的儿女回返莲花池停车场,打开保姆的轿车车门。

然而,他们发现车內放著保姆的手提袋和电话,但却没看见钱包,车內还放著女婴的几套衣服、奶粉、奶瓶、热水壶等等。

夫妇俩於週四凌晨前往警局报案,惟警方基於保姆失踪不到24小时,而嘱咐他们备妥保姆的照片、身份证副本、银行存摺和女婴报生纸等资料,才在上午到警局报案。

保姆指遭匪强掳跳车跌伤

失踪女婴的保姆向警方声称於凌晨4时许前往莲花池休閒公园,是为了张贴协助看顾孩子的告示,不料却被3名匪徒强掳上车。

峇株巴辖警区主任丁亚末助理总监指出,保姆声称於昨日(30日)凌晨4时许前往莲花池休閒公园,是为了在当地的电灯柱张贴告示,以便招徠帮忙看顾孩子的工作。

他说,保姆表示不放心让4个月大的女婴在家,所以才会载著女婴一同外出。

岂料当她下车张贴告示时,却被3名疑为外劳的男子强掳上另一辆车。

他续称,当该名保姆被匪徒掳上车后,匪车途经安邦路草场附近时,保姆伺机打开车门逃出,结果她在慌忙中跑上草场的观眾席,却不慎从观眾席的高处跌下,当场受伤並陷入昏迷。

丁亚末表示,保姆担心3名匪徒对她意图不轨,所以在慌忙中逃跑,而她从高处跌下后,3名匪徒也隨即逃离现场,至於保姆身上的財物並未遗失。

「保姆从高处摔下昏迷后,直到清晨7时许才被晨运的公眾发现,再致电医院招来救伤车送院治疗。」

保姆左脚折断说辞反覆

陈慧菁和丈夫担心女婴与保姆的安危,今早前往医院查询,获悉保姆已在前一天上午受伤入院,不过院方却表示没有发现女婴。

陈慧菁说,她和丈夫是在今早前往政府医院查询,院方告知该名保姆是在昨日(30日)上午7时,被人发现受伤倒臥在安邦路草场,才被送院治疗。

她续称,他们在医院內看见保姆身上受伤,包括左脚折断。保姆向他们表明在昨日凌晨4时许载著小欣瑶抵达莲花池后,被两名口操马来语的抢匪拖出车外,再拉到约一公里外的安邦路草场的一栋建筑物高处推下。

她说,保姆声称被拖出车外时,小欣瑶仍在车內,惟过后已经不知她下落。

陈慧菁说,她是在侄儿的老师介绍下,才把女儿交给该名保姆看顾,保姆曾同时看顾5名婴儿,惟近期只照顾小欣瑶及另一名婴儿。

她表示,该名保姆是一名单亲妈妈,独立抚养一对儿女。由於保姆的说辞反反覆覆,案发过程也充满疑点,令她怀疑。

女婴外公陈清炎斥责保姆在凌晨时分把女婴载往休閒公园的行为荒谬,在事发后也没有作任何交代,已严重失职!

他说,他的女儿生下的第一名女儿现年3岁,由他和太太代为照顾至今,由於俩人年事已高,才没有把第二名外孙女接到家里照顾。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