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保姆与婴孩命案疑云:同个保姆第3个婴孩出事





  (峇株巴辖1日讯)4个月大女婴小欣瑶命案出现惊人內情,两名男子分別主动联络小欣瑶的父母,並告知他们的婴儿也是在同一名保姆照顾期间逝世和瘫痪,小欣瑶的家属决定通过法律向保姆追究责任!

隨著先前已有2名不到3个月大的婴儿在该名保姆照顾时「意外」逝世和瘫痪,换言之,小欣瑶是第3个在同一名保姆手中发生「意外」的婴儿。

林欣瑶的母亲陈慧菁(35岁)今早在政府医院太平间外向记者表示,昨晚和今早已有两名男子分別和他们取得联繫,並且告知他们的婴孩分別在前年和去年,在该名保姆陈秀美照顾期间发生意外。

她说,昨晚他们在医院等候时,其中一名男子亲自到医院了解情况,並且表明他的仅2个月大的儿子,也是在该名保姆照顾期间逝世。

「他的孩子只是给保姆照顾一个月,却发生婴儿在喝奶时噎死。他前来医院找我们,就是为了知道我的孩子是不是也交给同一名保姆照顾。」

连同2家长追究保姆

她说,有关家长当时基于孩子仅有数个月大,不忍心让法医解剖,也没有什么后续行动。

「另一名男子则是在今早主动致电给我丈夫,同时告知他的3个月大女婴也是给同一名保姆照顾,不料却发生窒息意外。还表明將在我们忙完小欣瑶的身后事,才进一步联繫。」

「如果早一点知道这名保姆有过这些问题,就绝不会把孩子交给她照顾了……」

陈慧菁表明將会追究到底,並且在办完小欣瑶的后事,再联繫这两名家长,一起诉诸法律行动对付失责的保姆陈秀美。

面部朝下压著窒息死

根据验尸报告初步断定,小欣瑶是在前天(30日)窒息,死亡时间估计超过24小时,惟確切时间有待女婴胸骨的化验报告出炉后,方可证实。

对于小欣瑶的解剖报告,其母亲陈慧菁表示,法医解剖发现女婴肩膀两侧、喉咙和下唇內部有瘀青,初步断定女婴面部朝下,遭人从背后压著而窒息身亡。

她说,据了解,上述解剖后发现的痕跡,是在表面观察时所无法看见的。法医推测,小欣瑶头部面向较软的物体,左右两侧肩膀被人用手或物品压著,年仅4个月大的女儿根本无法挣扎。

她续称,根据上述解剖报告显示,凶徒是有杀害小欣瑶的动机,至于女儿的死亡时间初步断定是在5月30日,法医已取出女儿胸骨送往吉隆坡化验,报告將在1个星期后完成,届时才能获悉確切的死亡时间。

家属现场招魂 遗体火化

失去爱女的林毅禎及陈慧菁在家属陪同下,今早前往太平间领出爱女小欣瑶的遗体,並且在中午时分將遗体运往火化。

家属们一早陪同林氏夫妇前往太平间,等候领出小欣瑶的遗体;期间,林毅禎夫妇也在数名亲友陪伴下,前往发现尸体的现场进行招魂仪式。

道士在发现小欣瑶尸体的地点,手持奶瓶进行招魂仪式,过程约5分钟,夫妻俩神情哀伤,陈慧菁更需丈夫搀扶。仪式完成后,眾人再匆匆赶到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

隨后,今日上午约11时45分,道士在太平间为小欣瑶完成超渡仪式后,眾亲属围拢在小棺木旁,见小欣瑶最后一面。此时眾人都哭成一团,陈慧菁更是失控痛哭,令人闻之心酸。

家属领出遗体后即运往巴莪仙境山庄火化,骨灰安奉在峇株巴辖觉慧禪院。

小欣瑶外祖父母悲痛自责

小欣瑶的外祖父母谈及失去爱孙时,表示万分悲痛。小欣瑶的外公陈清炎(64岁)表示,他在昨日傍晚从表妹口中获悉,已经有人找到小欣瑶时一度大喜,急忙催促对方快点去抱回来。

「有人说找到了,我以为她(小欣瑶)还活著,当时真是感到谢天谢地,催促他们赶快把孙女抱回家,可是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们发现的是一具尸体。」

他说,在最后一次看见小外孙女的时候是在上个週末,女儿过后在週日(27日)把小欣瑶送往保姆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亲属见到小欣瑶了。

另一方面,小欣瑶的外婆张淑花(63岁)则对于没有亲手照顾外孙女,而感到內疚不已,一直自责。

由于张淑花已经需要照顾3年级的內孙,以及小欣瑶的姐姐林欣妍(4岁),加上时常会感到头晕乏力、腿部酸痛,而无法再照顾多一名孙子。

「我担心抱著孙女时会突然头晕摔倒,所以过后才让女儿把孙女交给保姆照顾,想不到……最后会发生这种事。」

警方调查保姆是否涉案

4个月大女婴小欣瑶证实是窒息而死,警方指一旦证实保姆涉案將会扣留她,惟现阶段將派驻警员守在保姆的病房外。

峇株巴辖警区主任丁亚末助理总监今日召开记者会时指出,警方若证实女婴保姆陈秀美(42岁)涉及这起命案,警方將援引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展开逮捕行动,扣留保姆。

「这名保姆至今並没有虐婴记录,她目前因为腰部和腿部受伤而留院治疗,我们將派出警员驻守在病房。」

他说,女婴的父母每月缴付800令吉给保姆,作为保姆日夜看顾孩子的费用,並相隔2、3天会前往保姆家探望孩子。

他也证实,根据验尸报告指出,女婴的鼻、喉和脸部是被凶徒以毛巾之类的物品掩盖而窒息死亡。

另一方面,询及是否有其他家长针对本身的婴儿在该名保姆照顾期间丧生,而向警方投报一事,丁亚末表明暂未接获任何人前来报案,不过警方將继续从多方面调查。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