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神九飞天:太空人集体亮相,女將首选刘洋





  (酒泉12日讯)中国「神舟九號」太空人梯队6名队员,週日在甘肃省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太空人公寓「问天阁」亮相。分析估计,刘洋將成为中国首位女太空人,与曾参加「神舟七號」太空漫步任务的景海鹏等,共组首选乘组升空。

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前,官方一向將太空人乘组人选视为最高机密,但中国媒体近日率先曝光「神九」太空人梯队在酒泉升旗宣誓,参加植树活动的照片。

在升旗仪式的照片中,景海鹏、刘旺、刘洋、聂海胜、张晓光和另一名女太空人王亚平,6人从右边起一字排开。

传媒观察指出,依据中国官方照片拍摄特点,「神九」太空人首选团组应由景海鹏领队,与刘洋和另一名未曾公开露面的太空人组成。分析指他颇似中国太空人大队首批成员之一的刘旺。

备选乘组则由「神舟六號」太空人聂海胜领衔,与王亚平还有一名外界並不熟悉的太空人组成。有评论认为,他应是中国首批预备太空人之一的张晓光。

据悉,首批未曾升空的预备太空人分別是潘占春、张晓光、赵传东、邓清明和前述的刘旺。

景海鹏料任指令长

专家透露,中国太空人3人乘组,通常由其中一人担任指令长,是团队中的核心领导人物。目前的信息显示,曾是「神六」后备选乘组成员、在「神七」任务中表现出色的景海鹏,很可能担任首选乘组的指令长,而聂海胜则可能当备选乘组的指令长。

刘洋作为中国首位女太空人,將以「任务专家」的角色出现,参与仪器维护、常规试验等工作。

值得关注的是,与网络上流传刘洋、王亚平扎马尾留长髮的照片不同,两人都剪了齐耳短髮,尤现精神干练、英姿颯爽。

酒泉的消息显示,6名太空人於上週六乘专机抵达发射中心附近的机场,隨后转车抵达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问天阁。在他们抵达前,问天阁已全面消毒,並与外界完全隔离。

依照惯例,「神九」太空人乘组最终將由发射前数小时举行的总指挥会议决定。届时,3人乘组將出现在问天阁,在隔离条件下接受媒体採访。

隨后,发射中心將举行盛大的出征仪式,包括中国首名女太空人在內的3人团组,进入「神九」太空船,展开为期13天的太空征程。

神九首次发射演习 太空人入舱

中国「神舟九號」太空船的3名太空人,週二身穿航天服进舱,按照4个半小时的发射实况进行首次全系统发射演练。

「神九」將於週六发射,正值夏季。过去,中国载人航天发射大多在秋冬季节实施,因此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气象室主任李兴东表示,这次发射將面临雷电、温度等天气条件的考验。

他说,有近30名预报员將对「神九」发射窗口天气情况作准確预报,为发射提供参考依据。此外,气温也是航天发射不可忽视的因素。

专家形容,「神五」、「神六」和「神七」都是太空人坐在太空船里,此次「神九」任务则是太空人开著太空船,手控操作与「天宫一號」目標飞行器实现首次载人交会对接。

首试手控对接

除了「送人送货」,「神九」还要將「天宫一號」上的部分物品带回,这实际上是中国首次全面实现天地往返运输。此外,「神九」將在太空逗留13天左右,也是中国载人航天在轨时间最长的一次。

自去年9月29日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以来,「天宫一號」已在轨运行255天,期间与「神舟八號」交会对接了两次。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说,「天宫一號」6月初降轨至对接轨道,等「神九」前来。

专家指,此次「神九」载人交会对接,是中国航天史上的「高难度动作」。神舟系列太空船虽在设计伊始,就有手控交会对接系统,但由於此前载人飞行时均採取自控系统,手控系统一直未能启动。研製人员就此对太空船的手控系统升级改造。

太空交会对接失败率不低。「全球曾经过300多次交会对接,美国曾失败2次,前苏联失败15次」,航天专家庞之浩说,美国多用手控对接所以成功率较高。

酒泉2万宾馆床位爆满

「神九」发射带旺酒泉市旅游业,宾馆房价飆升至600元人民幣(300令吉),旅游团价格涨至每人800元人民幣(400令吉),全市两万多张床位供不应求。

据《重庆商报》报导,当德士司机已有7年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退伍老兵李正说:「每当有发射任务,生意都很好。」他表示,平时生意一般,但跑一趟卫星发射基地能挣800元人民幣。

记者在一家酒店看到,今年的价格在去年的基础上翻了一倍。去年9月发射「天宫一號」期间,酒店的价格是300元人民幣(150令吉),如今涨到了600元人民幣。

「这是最热闹、最高潮的一次神舟太空船发射了,明年『神舟十號』发射后,酒泉將慢慢恢復平静。」一家宾馆的老板陈先生分析说,凭借航天產业的优势,酒泉成了全国的热点旅游城市。

但今后中国航天事业向南转移,海南將成为新的发射基地,酒泉的旅游热將成歷史。

一名连锁酒店经理感嘆说:「酒店价格的上涨,从另一角度詮释了酒泉旅游正上演最后的疯狂。」

酒泉市旅游局消息指出,全市2万多个床位已经爆满,全市71家旅行社为了接待前来参观「神九」发射的游客,暂时放弃了其他线路的接团任务。

据悉,今年参观「神九」发射任务比「神八」时还要严格。一名来自海南的「航天迷」接受访问时表示,他特地向公司请假看太空船发射,但来到酒泉才发现已经戒严,如果要进入航天城观看太空船发射,唯一途径只能通过旅行社。

但他问了几家旅行社,几乎全部爆满,本来500元人民幣(250令吉)的参团费,有些旅行社涨到800至1000元人民幣(400至500令吉)。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