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怀疑少年偷手机 拳套 电击棒 利刃伺候 警辟密室用私刑




【本报诗巫23日讯】诗巫警方为了一宗手机失窃案事滥用私刑,以暴力对付一名年仅15岁的少年。 这名15岁黄姓少年今午在父母陪同下,于黄培根服务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讲述事发过程。 5月22日在市内某补习班中,黄姓少年与1名同学,借用班上另1名同学的Iphone 4把玩。 据悉,手机失主的座位在门边,而黄姓少年坐在其旁。2人异口同声指出,在把玩完毕后,他们即已将该手机放在物主桌上归还;同时他们表示,上述整个过程,坐在后排的2位同学均可作证。 黄姓少年表示,当事主在6时15分发觉手机不见后,曾搜查班内同学(男同学)的身上及书包,但却一无所获;过后,失主的母亲到达补习班要求再次搜身,但结果一样不得要领。 为此,失主的母亲当场要求借用手机2位少年留下,并且要他们为此事负责,不然她将报警处理。 1.家长陪同审问被拒 6月10日,警方进行首次录口供,并于12日中午再次传召涉案的2名少年及失主到警局协助调查;惟到达警局后,几位少年的家长一概被拒绝陪同孩子接受盘问。 警方先盘问失主,续后就叫2名疑将手机据为己有的少年进入1名警长的办公室。 被拒门外等候孩子的其中1名母亲表示,在2人甫步入该间办公室时,她已可以清楚听见里面警员,用非常大声的声量来盘问她的孩子。 失主透露,在初步问话后,警方拿出手铐将他与第一个玩手机的同学铐在一起,惟,2名没有犯错的少年坚持立场不动摇。 该警员见无法问出结果,便将上述2人的手铐解开,接着又将目标转移在最后一位接触手机的黄姓少年身上,同时将原先解开的手铐一并铐在其手上。 前述获解开手铐的2名少年叙说后续遭遇:我们2个被带往另一个房间继续审问。在那间房里有3位警员,加上带我们前往该处的一名警员,共有4位警员在一间房间进行秘密审问。 2.戴上拳套殴打少年 其中1名被暴力对付的少年表示,在抵达那间类似存储室的房间后,负责带他们前往该处的警员开始戴上拳击手套,随即往他头部、背部及腹部不停殴打,随后更拍打其头部及耳朵。 该名少年忆述,除了被使用拳击手套对付之外,警方还拿出电击棒和锋利的刀子来恐吓他,并2次使用电击棒来触碰其手部和肚子,以及将其身着T-恤拉起盖在其头上,还用刀子作状要刺向他。 3.扬言要切掉小鸟 在一系列的恐吓举动后,警员随后又换上1把更长的锋利刀子。他们先在用削纸来示范刀子的利度,随后将我的头压在桌子上。警员还扬言要切掉我的小鸟(生殖器官),并且强行将我的裤子拉开。 在过程中,少年的裤子不堪拉扯而破裂,而同处房内的其他警员,看到同僚进行这种不合常理的查案方式,非但没有立即阻止,反而起哄及讥笑被对付的少年。 在多次盘问及用刑后,警方将该少年带往另一间房间要求他画出教室的座位图。与此同时,警方也前往补习班,将当天目睹事件过程的证人带往前来警局问话;同样,相关人等也被要求画出座位图,以与被怀疑偷窃手机的少年所提供的资料做比对。



  【本报诗巫23日讯】诗巫警方为了一宗手机失窃案事滥用私刑,以暴力对付一名年仅15岁的少年。
这名15岁黄姓少年今午在父母陪同下,于黄培根服务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讲述事发过程。
5月22日在市内某补习班中,黄姓少年与1名同学,借用班上另1名同学的Iphone 4把玩。
据悉,手机失主的座位在门边,而黄姓少年坐在其旁。2人异口同声指出,在把玩完毕后,他们即已将该手机放在物主桌上归还;同时他们表示,上述整个过程,坐在后排的2位同学均可作证。 
黄姓少年表示,当事主在6时15分发觉手机不见后,曾搜查班内同学(男同学)的身上及书包,但却一无所获;过后,失主的母亲到达补习班要求再次搜身,但结果一样不得要领。
为此,失主的母亲当场要求借用手机2位少年留下,并且要他们为此事负责,不然她将报警处理。

1.家长陪同审问被拒
6月10日,警方进行首次录口供,并于12日中午再次传召涉案的2名少年及失主到警局协助调查;惟到达警局后,几位少年的家长一概被拒绝陪同孩子接受盘问。
警方先盘问失主,续后就叫2名疑将手机据为己有的少年进入1名警长的办公室。
被拒门外等候孩子的其中1名母亲表示,在2人甫步入该间办公室时,她已可以清楚听见里面警员,用非常大声的声量来盘问她的孩子。
失主透露,在初步问话后,警方拿出手铐将他与第一个玩手机的同学铐在一起,惟,2名没有犯错的少年坚持立场不动摇。
该警员见无法问出结果,便将上述2人的手铐解开,接着又将目标转移在最后一位接触手机的黄姓少年身上,同时将原先解开的手铐一并铐在其手上。
前述获解开手铐的2名少年叙说后续遭遇:“我们2个被带往另一个房间继续审问。在那间房里有3位警员,加上带我们前往该处的一名警员,共有4位警员在一间房间进行秘密审问。”

2.戴上拳套殴打少年
其中1名被暴力对付的少年表示,在抵达那间类似存储室的房间后,负责带他们前往该处的警员开始戴上拳击手套,随即往他头部、背部及腹部不停殴打,随后更拍打其头部及耳朵。
该名少年忆述,除了被使用拳击手套对付之外,警方还拿出电击棒和锋利的刀子来恐吓他,并2次使用电击棒来触碰其手部和肚子,以及将其身着T-恤拉起盖在其头上,还用刀子作状要刺向他。

3.扬言要切掉“小鸟”
“在一系列的恐吓举动后,警员随后又换上1把更长的锋利刀子。他们先在用削纸来示范刀子的利度,随后将我的头压在桌子上。警员还扬言要切掉我的‘小鸟’(生殖器官),并且强行将我的裤子拉开。”
在过程中,少年的裤子不堪拉扯而破裂,而同处房内的其他警员,看到同僚进行这种不合常理的查案方式,非但没有立即阻止,反而起哄及讥笑被对付的少年。
在多次盘问及用刑后,警方将该少年带往另一间房间要求他画出教室的座位图。与此同时,警方也前往补习班,将当天目睹事件过程的证人带往前来警局问话;同样,相关人等也被要求画出座位图,以与被怀疑偷窃手机的少年所提供的资料做比对。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