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马哈迪全面参与」








  (吉隆坡13日讯)前交通部长敦林良实首日在法庭上自辩时强调,他在提出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PKFZ)时,获得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的全力支持,而当时內阁也对这项计划充满兴趣。

「我所做的一切,首相都全面参与。当我说必须立即请假到国外的其他港口取经,他都对我说『去吧。』,他一直都非常支持。」

他也强调,自贸区计划的土地和財务事宜,是由巴生港务局和財政部负责处理。

林良实被控在巴生港口自贸区购地上欺骗政府一案,被告林良实今日选择在证人栏內,在代表律师王健强的引导下自辩时,如是指出。

询及执行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的必备条件是什么时,他回答:「政府的支持、財政支持及土地。」

內阁决定属共同责任

林良实在自辩时,相当大篇幅地讲述时任首相马哈迪的作风,並道出了马哈迪感兴趣的事情,內阁肯定会非常有兴趣。

他说,內阁所做出的任何决定,都属於共同的责任,「首相说过,如果他同意而其他部长不同意,他们可以辞职。」

他指出,马哈迪在內阁会议上,会询问所有部长对特定课题的意见及想法,以及是否同意。

他说,当確定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可在巴生港口附近进行时,他通知了马哈迪有关消息,而马哈迪对此感到非常有兴趣。

至於內阁当时的反应如何,林良实说:「当首相表示非常有兴趣,整个內阁肯定也感到非常有兴趣。」

他说,自己于1986年至2002年出任交通部长期间,內阁会议都在週三举行,而每次会议议程都是由首相决定,除非部长获得首相的同意,附加其他议程。

他指出,儘管会议前已安排好当天的议程,但马哈迪经常都会在开会前发表本身的特別议程,才会核准前次会议记录。

「首相经常都会发表特別议程,他不相信自己的记忆,因此有隨身带著笔记本的习惯,每当看到他所在意的事,就会记录下来,然后在內阁会议中提出。」

公帐会评语正面

他说,马哈迪也规定副部长不能再代表缺席的部长出席內阁会议,並限制內阁会议出席者必须是部长。而当部长缺席时,须委任另一名部长暂代其职位,这也必须获得马哈迪的批准。

林良实也表示,当確认巴生港口附近有一块面积达约1000英亩的土地后,內阁於1999年决定交由財政部及巴生港务局负责处理土地以及財务的事宜。

他说,在这项计划上,能够做出財政决策的,就只有財政部、隶属財政部的產业估价及服务局以及首相署经济策划局。

他指出,交通部属下没有任何可以为土地进行估价的单位,同时也没有直接涉及土地谈判过程,他是通过负责处理购地事宜的部门官员获知相关详情。

他也確认,本身在退休后就不再接触任何与巴生港口自贸区相关的文件,而在出席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听证会时,也是单凭记忆来供证。

他表示,当时並未有律师陪同。至於公帐会是否针对他发表不利或负面的评语,他说:「只有正面的评语。」

自辩长篇大论多次离题

前交通部长敦林良实在法庭上自辩时,长篇大论地讲述他担任交长的工作,甚至多次离题,而承审法官拿督阿玛迪甚至询问敦林是否要出书,而敦林也表示正有此意。

林良实首日出庭自辩,庭內无座无虚席。

敦林一如往常,在夫人杜潘王维娜以及两名儿子林熙隆和林熙杰,以及国会下议院前副议长拿督林时清等战友和支持者陪同下抵达法庭。

不过,敦林在证人栏內宣誓时才发现忘了携带身份证出庭,询问妻儿时,他们也表示没带,惟法官允许他自辩。

他在供证时一脸平静,不忘重申自己出任交通部长及马华总会长职长达17年,但当询及还担任什么职位时,他表示不太记得。

敦林开始供证时,语速显得太快,也对不准麦克风,而被要求放缓语速及提高声量。

期间,律师王健强曾多次要求他在回答问题时必须面向法官阿玛迪,而敦林表示,那是因为会自然望向发问者,要望著阿玛迪回答会令他感到有些混乱,法官则表示没关係。

敦林在回答问题时也主动提及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的处事方式及习惯,也不忘提起一些小细节,引起哄堂大笑。

当律师问起为何会想到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时,敦林语重心长地说出身为交通部长的他对我国交通发展的期许,期间也提及南北大道如何衔接起整个大马半岛的西海岸。

眼见敦林的回答不切题,律师立即要求他只回答与巴生港口自贸区相关的问题,並指其他课题应留在法庭外谈论。

法官问是否要出书

敦林在说明自贸区计划时,详细地说起本身如何亲自到巴生港口去巡视,以及如何把巴生港口的排名,从世界30名以外,提升至11名。

他说,隨著区域各港口的迅速发展,令他不得不开始想方设法提升巴生港口的竞爭力,于是在获知迪拜港口是海湾地区最繁荣的港口后,他立即前往取经。

「当然,我也曾去新加坡,但新加坡显然不太愿意合作。」,敦林此话一出,再次使庭內笑声四起。

不过,法官却没有打断敦林过於详细的回答,反而问敦林是否准备写书,敦林直接回答,他正有这样的打算。

有趣的是,当律师王健强表示要提问其他问题时,敦林主动问法官是否明白整个巴生港口自贸区的概念,法官则表示明白。

部门高级官员负责擬备忘录

前交通部长敦林良实表示,本身不曾亲自准备提呈给內阁的简要笔记或备忘录,而是交由相关部门的高级官员来草擬,而每次向內阁提呈部门备忘录,必须先在內阁前会议中討论並获得出席者的同意。

他指出,负责准备部门简要笔记及备忘录的官员,包括交通部秘书长、副秘书长、各局秘书、助理秘书长等,因为他们都是非常资深且拥有专业的官员。

他说,出席內阁前会议的包括副部长、政务次长、秘书长、副秘书长以及各部门的领导,而他们都会在会议中諮询所有出席者的意见,在获得所有人的同意后,才將相关备忘录提呈內阁。

他指出,部门可能会在没有召开內阁前会议的情况下將简要笔记提呈內阁,但要提呈备忘录,內阁前会议是必经过程,而其內容也获得多层审核及確认。

他今日在代表律师王健强引导下自辩时指出,本身非常信任曾参与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的时任交通部秘书长拿督扎哈拉、副秘书长拿督阿都拉曼、海事局秘书拿督斯里查卡利亚以及海事局港务组前助理秘书长詹德拉士格兰,他们也是本案的控方证人。

询及出任交长期间,是否曾质疑这些官员的诚信及能力时,他说:「不,(我)不曾(质疑),他们都服务了很久,我也不曾接获针对他们的投诉。」

林良实表示,部门將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的重任交给这些官员,是因为他们最有经验,而部门的所有计划,他们都有参与。

他也说,本身不曾接获来自巴生港务局董事会的会议记录,而只是在內阁前会议、內阁后会议或巡视港务局时,来获取有关港务局的消息。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