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人权委员会428听证会:记者应穿避弹衣 警官建议方便辨认





  (吉隆坡26日讯)一名警官认为,记者应带上头盔、穿上避弹衣等保护工具来採访动乱场合,让警方易于辨识。

武吉阿曼助理总监迦玛鲁丁今日代表警方,以观察者身份出席人权委员会的428黄绿大集会召开第7次听证会;在詰问证人《太阳报》记者拉兹时,作此建议。

迦玛鲁丁说,根据安全手册,若到发生社会动荡的地方採访,记者应该带上头盔、穿上避弹衣等保护工具,但拉兹並没有完全遵照该安全手册。

媒体证足以辨识

然而,拉兹与另一名採访大集会的《当今大马》记者高俊麟一致认为,他们於当天的装束,即佩戴媒体证,已足以让警方辨別他们的记者身份。

他们也认为警方在集会当天对媒体作出的行动,已触犯《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第24条文,即允许媒体有合理的管道进入集会场所进行採访工作,及使用任何仪器报导和平集会。

此听证会由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拿督斯里许绿娣主持。

拉兹供证时指出,警方在当天6时许在独立广场进行简报,而他则坐在东姑阿都拉曼路旁观察进展。

「岂料在简报后,超过50名警员突然向聚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的与会者方向衝去,在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下,有7至8名警员围殴我。」

他指出,这些警员都是身穿制服,其制服上只別有名牌,儘管当时在身旁的同行都已高喊:「媒体!媒体!」,但他们没理会。

服装遵循安全手册

针对迦玛鲁丁询及拉兹的服装是否让人难以辨別一事时,拉兹表示,他当天是身穿白衣黑裤,没有与与会者的服饰相同,並符合新闻从业员职工会所发出的《媒体工作者安全手册》。

当迦玛鲁丁提及传媒应穿上避弹衣时,拉兹反驳:「我认为我已遵照安全手册上的指示,我只是没有深入遵照,而且它只是个指南,並不是法律,所以我不需要完全依照。」

拉兹也在供证时多次强调,他当时坐在东姑阿都拉曼路旁已有2至3小时,警方应该知道他就是媒体工作者,而不是与会者。

另一方面,许绿娣也询问高俊麟在修读大眾传播系时,讲师是否有教授如何在社会动荡的地方採访时,应注意的事项。

高俊麟回应,讲师並没有给予这方面的知识,但在这之前同事及主任都有传授在和平集会採访的应对方式。

「曾採访净选盟和平集会的同事都说,记者证在採访和平集会时是最重要的,因为它能够让警方辨別记者与集会者。」

射催泪弹前没口头警告

在428黄绿大集会被警方围殴的《太阳报》记者拉兹指出,与会者闯入独立广场后,警方在发射催泪弹前,没有给予任何口头警告。

他说,警方在这次发射催泪弹时仅响钟,並没有像在709净选盟2.0和平集会般,先给予口头警告再响铃,继而发射催泪弹。

「在我看到的角度,警方在第一轮发射催泪弹时,是与发射水炮的时间一致。」

他续说,在与会者未闯入禁区前,情况是受到控制,却在闯关后情况混乱。

他认为,警方在与会者闯入进去时发射催泪弹的做法是正確,但是在人群开始撤退时,警方却没有停止发射催泪弹,反而向他们穷追猛打。

拉兹是於今日在人权委员会428黄绿大集会听证会供证时,如是表示。

他表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探访他时对他说过:「对於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这件事我会作出调查。」

「我不知道目前的调查进展到哪里,但是警方在428后,仅传召我一次,即到警局协助调查,辨认当天打我的警员。」

另一方面,他说,《马新社》和《星报》的网络版本指他是被15名与会者围殴,但较后他向相关媒体澄清是遭警方围殴。

「在通知后,这2家媒体无声无息地把新闻撤走,並没有针对报导错误,作出更正启事。」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