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2013年财政预算案】 货币政策保持平衡 金融持续支持成长





在全球金融波动及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弹性的内需与投资活动持续成为2012年首7个月的经济成长驱动力。
《2012/13年经济报告书》指出,从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缓和的整体通货膨胀,也在2012年首7个月内持续获得缓和。有鉴于此,货币政策也继续聚焦在稳定物价的同时,也有效避免财政进一步失衡前提下,确保获得持续的发展。 另外,基于国内外不断演变的情况下,隔夜政策利率(OPR)维持在3.00%,而法定储备金(SRR)则维持是4.00%水平。
在配合2012年首7个月的强劲经济增长,来自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的贷款也增加,以给予经济活动的持续扩展支持。
而在全球金融系统方面,特别是深受压力的美国(US)和欧洲,国内金融系统在强烈的管制和风险管理,以确保健全的资产负债表以及资产的质量及流动而保持弹性。
银行系统的融资保持强劲,贷款申请和支持分别提升10%和20.9%。在2012年7月尾,风险加权资本比率(RWCR)和核心资本比率(CCR)分别处于14.4%和12.7%的水平。这些都目前法定最低RWCR的8%和CCR的4%来的理想,甚至高于巴塞尔第三号协议(Basel III)中的标准。

全球伊斯兰债券市场
今年首7个月增长38%

全球伊斯兰债券(sukuk)市场在2012年首7个月与2011年同时期比较增长了38%。
伊斯兰债券在今年获得强劲起步,那就是南北大道公司在2012年1月以30.6亿令吉发行了全球最大的单宗伊斯兰债券。
伊斯兰债券发行增长的原因包括主权和企业债券因需求少而减量发行;缺乏高质素和活跃性债券;欧元区悬而未决的债务问题让固定发益资产受青睐;以及借款人寻求更多元化的集资来源。
马来西亚在伊斯兰金融领域持续领先,在2012年首7个月的全球伊斯兰债券中占了71%的发行率而成为伊斯兰债券领域的领头羊。

货币流通持续增长

货币流通额在2012年首7个月持续增长。M1或狭义货币在2012年7月尾增长14%(2011年尾是15.1%)。M3或广义货币在2012年7月尾获得13.5%的进一步增长,从而反映出银行机构向私人领域贷款增加(2011年尾是14.4%)。M3也随之外币流入而增加。

令吉表现参差不齐

令吉在2012年首7个月对区域的主要货币表现参差不齐。令吉的波动受到主要的外在因素影响,包括外资流入、欧债危机以及区域和全球经济成长前景。
总的来说,令吉兑美元、日元和欧元分别升值了1%、1.9%和6.4%,而兑英镑却贬值了1%。另外,针对韩元、澳元、新币和菲律宾比索,令吉也分别下跌了1%至3.6%不等。然而,令吉兑泰铢、人民币和印尼卢比的升幅,却介于0.5%至4.6%之间。

强大区域贸易  缓和外围冲击
在出口国家多元化的带动下,我国今年首7个月的贸易增长了5.5%,达到7千640亿令吉,不过,由于进口超越了出口,我国的贸易盈余缩小至547亿令吉。
先进经济体的成长放缓以及欧元区危机恶化,使得我国和主要贸易伙伴,例如日本和欧共体国家的贸易下跌。
虽然中国经济成长放慢,但仍是我国今年首7个月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上升12.5%,而达到1千零39亿令吉。出口增长了0.9%,进口大幅度增长了26.7%。因此,这期间的马中贸易,我国出现13亿令吉的贸易赤字。
我国和新加坡的贸易成长了10%,达到1千零26亿令吉,贸易盈余为78亿令吉。出口成长9.4%,进口成长了10.7%。
在日本方面,贸易额成长了6%,达到864亿令吉。出口增长了11.9%,进口下跌了1%。出口增加主要是来自液化天然气和提炼石油。
我国和东协成员国(不包括新加坡)的贸易继续蓬勃发展,贸易额达1千零68亿,增长了8.6%,贸易盈余为23亿令吉。出口增长12.8%,进口则增长4.6%。
在这些成员国中,我国和越南的贸易增幅最大,高达27.8%。其中出口增长5.3%,进口增长54.7%。
对印尼的出口也增长了35.1%,进口则因较少棕油进口而下跌了9.1%。无论如何,两国贸易成长了6.8%,达到354亿令吉。

通过财政政策  支撑经济增长
作为一个良好融入全球经济的国家,马来西亚无法避免受到外围环境发展的影响。2012年的政策的轴心是巩固国内经济的稳健性,带动经济成长并扶持改革努力。
《2012/13年经济报告书》表示,政府的优先项目是加速公共与私人投资,加速乡区转型计划和提升人力资源发展。
在过去多年,政府税务收入的增长,使政府能应付额外和新的任务。216亿令吉的大部分被用来津贴燃油、改善薪金制、公务员花红、退休金、大选开销和为特定社群提供现金资助来减轻生活开销负担等。削减开销措施则确保不会影响到服务素质和递送。
政府落实数项措施,来长远确保公共金融领域的持续增长性。政府也研究一项公共开支效能检讨所提出的建议。
公共金融界的诚信与良好管理,已通过关键表现指标贯彻。总稽查司的建议,则被纳入相关法则和条例里。
此外,拥有长远和深切影响的政府职责也正在加以检讨。这包括联邦政府债务管理、退休金、公务员房屋贷款管理和高教学生贷款基金管理。
在一个全球成长疲弱和软弱的外来需求环境下,政府必须在扶持成长政策与加强国内经济活动两者间取得平衡点,来确保财务稳健。
虽然这些年来的政府财务承担更高,但联邦政府债务预计将进一步从占2011年国民总收入的4.8%,下降到2012年的4.5%。
顶着在一个深具挑战性的环境中辅助成长速度的任务,公共领域预计将取得13.3%的增长,占国民总收入的25.2%。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