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村儿一样的城市





“村儿”这个词一直以来都与土、落后、不发达挂钩,人们一度把“村儿”当做“城市化”的反义词,努力地摆脱“村儿”的形象。然而,正如时尚界的“复古风”回归一样,“村儿”成了如今城市建设的关键词,“村儿”一样的城市成了人们心中最理想的居所。

其实每一个人都向往自然和村庄,但是为什么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往城市挤呢?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城市有发达的经济和便利的生活条件,而“村儿”一样的城市恰好满足了人们对城市和乡村的双重需求,这也是它们如今大行其道的原因。
归根结底“村儿”一样的城市的本质还是城市,但是它们在保持了高度发达的经济同时,还长了一副“乡村”的容貌。这次要介绍的雷克雅未克、伯尔尼和卢森堡市就是三个“村儿”一样的城市。

无烟的“冒烟城市”
雷克雅未克是冰岛首都,在纳维亚语中“雷克雅未克”的意思是“冒烟的海湾”。传说“雷克雅未克”之名源于发现者的命名——公元9世纪,斯堪的纳维亚人乘船驶近冰岛,他们站在船头向岛上眺望,看到远处的海湾沿岸升起缕缕炊烟,以为前面一定有人居住,于是便把此地命名为“冒烟的海湾”,它的发音就是“雷克雅未克”。事实上这里根本没有农舍炊烟,他们所见到的烟是因岛上散布着许多温泉、间歇泉,它们不断地喷出股股水柱,使人误认是冒烟。
1000多年过去了,雷克雅未克早已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人海湾变成了冰岛的经济、政治中心,可是它却依然保持者原先质朴的“容貌”——没有高楼大厦,只有小巧玲珑的精致住宅;河水依然清澈,水禽嬉闹;依山靠水,安静祥和。
说来很有意思,雷克雅未克的意思虽然是“冒烟的海湾”,却被如今的冰岛人建设成了“无烟的城市”,这绝对归功于政府在城市建设时对环保的重视。由于这里地热资源丰富,冰岛人早在1928年,就在雷克雅未克建起了地热供热系统。后经过不断钻探、扩建,已在全市铺设了370英里长的热水管道,首都10个区的热水来自4个地热区,此外还建立了10个自动化热水站,为全市居民提供热水和暖气。这些能源每年可节约开支几十亿冰岛克朗。由于地热能为城市的工业提供能源,因此人们在这里看不到其他城市常见的锅炉和烟囱。雷克雅未克天空蔚蓝,市容整洁几乎没有污染,故有“无烟城市”之称。
在冰岛媒体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中显示,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被各国游客评选为北欧和波罗的海地区最清洁的城市。

限制发展的城市
我们总是在新闻中听到这样的词:某某城市正在高速发展,用正常人的思维理解,这样的报道是一种褒奖,而瑞士的首都伯尔尼却反其道而行之,城市的政府严格限制城市的扩张和发展。限制“城市化”是目前城市治理极少采用的措施,可也正是由于这样“非主流”的措施使得伯尼尔还保持着“村儿”一样的外貌。
伯尔尼城始建于12世纪末,到18世纪就建成了现在的规模。伯尔尼一直是瑞士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从18世纪之后,伯尼尔便开始限制城市化扩张,所以如今的伯尼尔和18世纪的小城没有什么区别——没有高楼大厦,城市面积的30%是树林和公园。伯尔尼市政当局对新的城市建设项目控制得非常严格,并制定了有关的法律,如旧城区不许修建新建筑,新市区也只能修筑办公楼、生活服务设施和住宅。楼房的高度也有一定限制,并要求建筑风格和式样同原有的建筑物相协调。伯尔尼市政府在城市建设中重视发扬民族传统和风格,老城至今仍完整地保留着中世纪的建筑风貌,并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伯尔尼市内,形式各异的喷泉、带拱廊的走道、尖尖顶的塔楼,一切都与欧洲的乡村无异。
伯尔尼市政厅前面的广场是到2009年1月为止,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广场。在伯尔尼众多古迹中,钟楼和大教堂独具特色,它们全部使用木头和石头建设的,没有一点钢筋水泥的影子。
最不可思议的是,伯尔尼市区街道中的街心泉也跟乡间的溪流一样,水质清甜。所以伯尔尼也被称为“泉城”,市内的11座喷泉矗立在街道的中央,不但是精美的艺术品,逛街时口渴也可作为饮用水。

史上最富的“村儿”
在很多人眼中,“村儿”意味着贫困,可是在卢森堡却不符合这条定律——卢森堡虽然看上去与乡村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里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却是6万多美金,是美国的两倍,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
卢森堡的首都卢森堡市就是名副其实的“村儿”中之“村儿”。 市内著名的叙尔河支流阿尔泽特河穿城而过,将该市分为两个部分,河的两岸是历史悠久的老城,城区里建筑古朴、街道狭窄,几处古迹为老城增色不少。其中还有大量德国童话式的老镇街道和不同国家风格的建筑。走出老城区,新城区也不见摩登的高楼,而是一望无际的公园,里边树绿花红、喋舞蜂喧、流水潺潺。
卢森堡市的市民也不似寻常发达国家的市民,他们热情、好客如同“村民”一样。卢森堡的市民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市内的外国居民约占43%,他们在这里工作和生活,大家相处融洽、关系和睦,有空时喜欢串串门、聊聊天,彼此之间十分熟悉。卢森堡的“村民”虽然传统,但并不守旧,也不像德国人或瑞士人那么古板。他们喜欢握手,人们在见面时握手,离去时也要握手。
这样一座热情好客、环境优美的城市,即使不用摩天大楼也能吸引大量的投资。其实,卢森堡现在是公认的投资环境最好的城市,不少国际机构,如欧洲法院、欧洲议会总秘书处、欧洲投资银行、欧洲金融基金会等都设在此处。此外来自欧洲的各大银行的投资也给卢森堡人带来的财富。

●特约:尹晶晶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