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迷失在菲律宾的大海上(上)





2011年3月29日我在菲律宾巴拉望的最北部距离El Nido不远的Biscuit Archeplogio遇见了9位来自不同国家的旅行者。我们很快变成了一个国际大家庭,在这一片天堂一样的海边享受着与我们这些“西方背景”不同的风景和文化。



走吧!让我们去航海!

来到菲律宾要做什么?当然要去海上撒野。我们这支联合国舰队很快想出了最赞的方式,那就是租一艘小船去海上航行,探索那些游客们罕至的梦一样的海岛,像一群真正的探险家那样,登上“无人岛”探险,从神秘的瀑布上跳下去,在碧蓝的大海里快乐的畅游,去成群的鱼儿中间潜水……

于是我们就这样准备行动了,来自西方的我们传统意义上“更加注重安全”,于是我们分工明确地检查了船的安全性、饮水和食物还有救生衣是否足够等等(虽然后面的事实证明做这些检查的同伴们彻底没好好干活),我们迫不及待地租着一艘能够装得下12人的小船出发了。

菲律宾美丽的大海,在我们面前张开了它美丽宽广的怀抱。那些只在我们想象中出现过的,甚至想象所不能及的风景深深地触动了我们这一群来自西方的背包客的心底。这一场航行没有具体的目的地,也许我们并不需要去完成一个既定的目标,只要快乐的、自由的随着海风的方向,去往那些不知名的神秘际遇。

我们可以选择任何地方作为目的地,这种能够决定自己方向的旅行是最至高无上,自由本身就是一个奢侈的词汇,能够在旅行中将它诠释的人大概会被任何人妒忌。我们就这样拿着地图,选择了距离海岸线有2个小时路程的海岛。

 



如梦般的日落和
它背后未知的厄运
下午4点半时,我们队伍里的一个女生提议大家一起在地图上更远的一个海岛上享受日落。大家欢呼着、叫喊着,谁都没有意识到这大概是今天最坏的一个主意。坏运气来临之前不会给人有任何启示,或许它给了我们一些细微的线索,可惜我们这一群被菲律宾大海美景宠坏了的孩子根本无心去注意。

天气是这样的美好,似乎再也没有这么美好的天气了,天空中飘散着一朵一朵看似安静不动的棉花状云朵,海岛在我们的视野里渐渐地消失,太阳开始变得恹恹的,困倦地向西面的天空掉落。在平静的大海上,有我们这一群婴儿般快乐的旅行者,唱着歌,喝着酒,等待着去下一个迷人的岛屿,享受日落。

“突突突突……”随着马达几声刺耳的鸣响,我们的小船突然停下。菲律宾向导的英语并不是很好,他没有一丝慌张的抽了一支烟。“哦……你们看,开始日落了,多么美丽的夕阳!”大家吹响口哨,兴奋再次渲染了这艘小船,我们都以为向导停下小船是因为开始日落了。

这是南中国海给我们最美丽的日落,原本尖叫着、大笑着、手舞足蹈的我们在这一场盛大的日落面前缄默了……语言在这一刻变得不再重要,我们只是安静的看着西面天空上大自然带给我们的表演,脸上溢满了祥和的笑容。
几分钟之后,我们告诉向导“快点去岛上吧,我们想要在那里看日落。”“突突突……”马达又响起不太悦耳的声音,向导折腾着想要启动我们的小船,他似乎很努力地一次又一次拉动马达,“突突突……”仍然只有这令人不悦的回响。

 



这一刻我们才意识到,刚才那一阵停船并不是什么计划好的“日落时刻”,而是我们这一叶孤舟的引擎坏了!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慌张,根据我们在亚洲旅行的经验,任何当地向导都有孙悟空般的本领,他们可以用一根鞋带修好摩托车,可以用一块石头当锤子修好一辆卡车,“这么一艘小船算个什么呢?”我们若无其事得大笑着,开着玩笑。

然而向导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突突突……”一次又一次,各种敲打,各种检查,不变的只有这刺耳的马达声响。

在这一阵折腾之后,太阳终于毫不留情地掉落到海平面以下。就连那最可怜的几丝光亮都伴随着可恶的马达声消失在黯淡的大海上。我们突然都安静了,这一种安静是你不想要去了解的。我们这一群人,驾驶着事实上并没有太多安全系数的一艘小船驶向了未知的大海,淡水在一天的游玩中即将被消失殆尽,食物只剩下可怜的一些残渣,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就连救生衣的数量都不足,更让人揪心的是,海上开始起风了。

这下好了,一船的西方游客加上我们的菲律宾向导终于慌了阵脚,我们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在海上迷路了。
(未完待续)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