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200人和平大示威 低薪赔偿 不公平





【本报古晋1日讯】美里“台风”扫一遭,“裁风”随后旋古晋!30日晚间确定被美资电子与电机制造厂SANMINA-SCI裁遣的部分员工,今日在工厂外进行和平示威,预计约有200名员工拉起布条,高举大字报表示不满与抗议!

顿时失业员工高举大字报,要求Sanmina-SCI调高赔偿金。顿时失业员工高举大字报,要求Sanmina-SCI调高赔偿金。示威行动是在上午8时正开始,遭到资遣的员工陆续抵达电子厂外集合。
他们准备了黄、白、红等各式布条和大字报上,清楚表达了对于该公司所分派的遣散费金额极为不满。

希望政府注入强心针
一众员工今日特地在电子厂外进行和平示威,为的是希望公司可以再提高赔偿金额;同时,他们也希望政府可以介入这起事件,为他们争取合理赔偿的意愿注入强心针。
相关员工透露,该电子厂目前警备森严,除了安排多名保安人在门口驻守之外,据悉还有2只凶狠的德国狼犬“坐镇”。

另外,人力资源部砂分局官员于上午9时30分抵达现场,惟却不被允许进入厂内,只好在保安室外通过电话与负责人洽谈,并约定于上午11时会晤。

无预警复工首日就被炒
过后,2名官员也亲自向被解雇的员工了解详情。
一名受害员工希拉罗宾向该名官员展示薪水单的同时表示,公司对员工作出的赔偿额甚少,根本不足以补贴他们被解雇后的生活费用。
他一度激动地表示,公司没有给予任何的通知,便在他们复工的第一天发出解雇书和遣散费,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他说,该公司在2002和2009年也发生同样事件,当时遭解雇的员工获得的遣散费都很高;因此,他希望人力资源部能协助他们向电子厂争取最高的赔偿金。

仅依超低底薪赔偿
也是受害者之一的生产部工程师蔡女士表示,被裁员工所获得遣散费极低,有些甚至仅获得区区百多令吉。
她说,他(她)们应征新工作也需要一段时间,而这根本不足够让低薪员工负担他们这段“缓冲期”的生活。
“现在是公司解雇我们,所以我们的赔偿金应该是以整体收入来计算,并不是依据底薪,两者间差距很大。”
今日的和平示威活动直至下午2时才结束,而被裁员工的代表在下午2时30分会见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希望能寻求解决方案,为他们解困。

人力资源部代表苏莱雅(蓝头者)与遭解雇的员工会谈,设法了解详情。人力资源部代表苏莱雅(蓝头者)与遭解雇的员工会谈,设法了解详情。陈开:最低薪制或成祸端
另一方面,砂人联党青年团总团长陈开是于今日前往沙玛再也,向有关电子厂被裁员工了解详情后,认为最低薪金制将于2013年1月1日开始实施,有可能是Sanmina-SCI电子厂迁散员工的主要因素。
他说,那些遭到解雇的员工薪水皆非常低,几乎都是介于600令吉以下,且主要以津贴为多。
“或许资方无法承担高昂的工资,所以才出此下策,遣散员工。”
基此,陈开也向反对党开炮,认为他们承诺要给予1千200令吉的最低薪金制,只会导致更多的工业出现类似状况。

Sanmina-SCI资料簿
公司历史:    1980年在美国硅谷创立Sanmina,2001年与SCI Systems公司合并,成为Sanmina-SCI公司。砂拉越古晋的电子厂(Sanmina-SCI集团(马)有限公司)设立在沙玛再也工业区内,聘有1千零77名员工,足迹遍布全球23个国家。
公司总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资方主攻:    生产电子原配件。
代工生产:    产品可提供汽车、通讯、电脑、国防及航空用途,并有工业半导体系统、医药系统,以及生产产品至多媒体市场。



让员工有时间找新工作
工业部吁暂缓裁员
(本报古晋1日讯)砂工业发展部今日就美资电子公司SANMINA-SCI集团(马)有限公司大裁员事项,特发表文告请求该公司暂缓裁员计划至今年杪,好让州政府及联邦政府当局能够拥有时间协助寻找解决方案,同时也让受影响员工能拥有足够时间寻找新工作。

据文告,砂工业发展部与该公司今午召开会议,并在会议后,吉隆坡的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也即刻联络美国的SANMINA-SCI集团总部,请求该公司考虑延后裁员计划直至今年杪,以示同情员工。
文告称,如此一来,这也将让砂州政府及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能够对受遣散的员工提供援助,尤其是对突然失业的员工,提供帮助。

确保符合劳工法
与此同时,砂工业发展部长兼砂第二资源策划与环境部部长拿督阿玛阿旺登雅也指示砂劳工局必须确保上述的裁员事件是在符合砂州劳工法令之下进行,尤其是在赔偿率及遣散福利等,同时也指示该局对被遣散的员工们提供援助,帮助他们在类似的领域寻找工作,包括在沙玛再也、三马拉鲁工业区及其他地区寻找工作。
文告指出,砂劳工局局长将会再次与SANMINA-SCI公司高层会面,以进一步探讨员工赔偿率及遣散福利事项。

该部也对于SANMINA-SCI(马)有限公司在非常短期的通告下裁退员工,感到不满。文告称,该公司显然并没有对政府作出的请求进行考虑,并直接进行裁员计划。
此外,由于该公司在如此短时间内作出的通知,因此该公司也应该考虑给予更好的遣散福利。

勿政治化博宣传
但是,SANMINA-SCI公司方面则表示这是公司根据商业计划下作出的措施,无人应把此事政治化,以便博取政治宣传。对此,文告称,工业发展部此时更应该专注在如何对受影响的员工提供援助,毕竟员工的福利是政府最重视的一环。

另一方面,文告也指出,拿督阿玛阿旺登雅在SANMINA-SCI展开裁员行动时,是身在吉隆坡出席官方活动,因此今日通过文告方式,发表该部对于SANMINA-SCI公司裁员的事件所进行的协调工作。他也是在该公司进行上述裁员计划后,才被告知该公司正进行重整计划。
对此,他也在10月29日与SANMINA-SCI公司高层会面,召开一轮会议。当时出席会议者尚包括工业发展部2名助理部长、工业发展部常务秘书、砂劳工局局长、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砂分局局长、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电子工业部主任及政府高级官员等。

拿督阿玛阿旺登雅也对于上述裁员事件中被遣散的员工们表示同情,并强调员工的福利是砂州政府最为重视的一环,因此便请求该公司暂缓裁员计划至今年杪。
他认为,此举能让州政府及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有时间寻找解决方案、也让受影响员工拥有时间去寻找新的工作、同时更可让劳工局协助受影响的员工。



员工月薪仅数百令吉
陈开力争合理赔偿
【本报古晋1日讯】砂人联党青年总团长陈开将尽其全力为沙马再也Sanmina-SCI电子厂被裁的员工争取应得的权益。
他表示,他将力求国阵部长的协助,同时也将到砂劳工部了解,被裁员工的赔偿金是否符合大马劳工法令的规定。
他是于今日在Sanmina-SCI电子厂外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是发表。
他说,裁员一事必须得到双赢局面,因为,他相信资方面对亏损下才出此下策,不过,员工们的赔偿金额也必须按照我国劳工法令规定。
他指出,遭解雇的员工月薪相当低,仅有数百令吉,因此赔偿金自然也比月薪还低,不过他表示会尽全力协助他们。
他续称,Sanmina-SCI电子厂的赔偿是根据工作年份,分别给予10天、15天和20天的赔偿金,而这些都是符合劳工法令的作法,不过这批员工的底薪非常低,唯有靠赚取津贴和加班费。
值得一提的是,砂人力资源部在今早也有派遣官员分发投诉表格予遭解雇员工填写,对此他也希望在有关当局的协助下,资方可以把津贴和加班费列入赔偿金内以总数额来计算赔偿金额。



行动党石角区州议员周宛诗曾任职于Sanmina-SCI,对于裁员事件特别关心。黄庆伟与杨薇讳也随同前往了解状况。行动党石角区州议员周宛诗曾任职于Sanmina-SCI,对于裁员事件特别关心。黄庆伟与杨薇讳也随同前往了解状况。杨薇讳:工厂一间间倒
沙玛再也是失败计划
(本报古晋1日讯)随着沙玛再也(Sama Jaya)工业区的电子厂一间接着一间撤资,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揶揄沙玛再也工业区已经演变成了“Sama Rugi”工业区。

她说,电子厂因亏损无法在砂州继续营业,足以证明这整个电子工业计划的成立是失败的。
她指出,迄今都没有看到任何负责单位或官员对有关事件作出交代,抑或将提供怎样的援助来吸引更多的外资,可见砂州政府的计划没有经过周详的策划。

她希望砂州政府能够从这起事件中吸取经验,如果没有做好周详的计划仓促进行,就是像今日所面对问题一样。这也如同我们的水坝工程。

杨薇讳续称,目前,砂州未能应对这种高科技的工业,到最后砂州人民就要负责缴付这笔债务,因为政府都是使用人民的纳税钱来发展。



周宛诗:不满9月集会求加薪
厂方或借故除毒瘤
【本报古晋1日讯】沙马再也Sanmina-SCI电子厂在今年第三季,即7月至9月份的收入高达1千899万令吉,厂方所说的业务下滑及主要客户撤离都只是裁员的借口!
行动党石角区州议员周宛诗是于今日上午在Sanmina-SCI电子厂外,向进行和平示威的员工了解详情后,如是发表。

她说,根据该电子厂还没接获解雇信的高层指出,此次裁员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不满一些员工在9月份时,在公司内进行和平集会并要求加薪,因此蓄意把他们裁掉,为公司切除毒瘤。

宛诗也曾是电子厂员工
曾经也是电子厂员工的周宛诗称,从该厂员工对公司业务作出的图表分析看来,虽然在7月份前公司都在面临亏损,唯从7月至9月,收入皆有上升。
“他们还说,厂内有很多机械都已经被运到别的公司,其实并不是公司面临亏损,而是蓄意对付那班员工。”
她续称,其实过后电子厂也有接获许多订单,但他们却把订单转移到其他厂,“如果他们愿意接收这些订单,公司肯定会赚钱,所以此次裁员可说是蓄意安排的。”



黄庆伟冀政府明确交代
何故外资公司频撤厂?
(本报古晋1日讯)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感叹,砂再生能源走廊计划还没真正落实,就出现Sanmina-SCI电子厂欲从砂州撤厂事件,不免令人担忧砂州工业前景。

他指出,这已不是第一宗电子厂从砂州撤厂事件,几年前Western Digital(威腾)电子厂也是如此,因此他希望政府针对外资公司撤资砂拉越事件,向人民给予明确的交代。
黄庆伟是于今日上午在Sanmina-SCI电子厂外,向记者发表谈话。

重创砂经济发展
他说,砂再生能源走廊发展计划正在进行中,州政府也积极寻找外资公司前来砂州注资,但如今却出现撤资事宜,这将对砂州经济发展造成重大影响。

他续称,州政府的目标是要砂州标榜为最多外资注入的州属,如今目标未达致,却出现外资公司撤厂事件,因此,他认为州政府务必针对有关事件作出交代与解释。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