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反指警方妄下定论不够专业 魏家祥坚称讲真话无需道歉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今日坚称曾在董总325抗议大会上被人袭击,更因此而扛上雪州总警长顿希山。他狠批警方在未进行调查前,就妄下定论指他没被人攻击,显得警队办事不够专业。

他今午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对于顿希山的言论表示惊讶及遗憾。

“警方怎可以在还没录取任何人口供,包括当事人、我的保镖、陪同我去的几名马青领袖的口供之前,单只靠警官的报告就下定论?”

警方没看到不等于没案

NONE魏家祥也是马青总团长,他指出,顿希山(右图)没有深入调查就下定论,将导致人民对警队失去信心。

“警方没有看到不等于没有案,这样的话就很糟糕,你知道吗?我对我的言论负责,如果警方不高兴,来,我们提出来,我的几个助理、保镖,全部可以叫他们出来。”

“这么做的目的不是要指证谁打我,那个不重要。这只是要让警方知道,你们这样子做,这样的定论显得不够专业。”

指顿希山言论或被曲解

无论如何,他表示,顿希山的言论可能被记者曲解,也有可能雪州总警长口中的“攻击”,与其他人有不同的定义。

“它的定义是否要看到流血?有所谓的伤痕?这个我不知道,这可以有自己的定义。当天我只是说,有人尝试挥拳,触及我的脸部。”

他说,在“疑点利益”(benefit of doubt)下,顿希山应该出来澄清。

冀媒体向警方出示照片

NONE他也为其他警队成员缓颊,声称他没有不满警方,只是遗憾顿希山妄下结论。

“我没有丝毫责怪警方,我只是遗憾雪州总警长怎可这样就下结论,如此对我绝对不公平。你说没有拍到录影相片显示我被人打,这我可以接受,因为我没有指望每一个角落都装有闭路电视。”

“但是,你说我当天根本没有被攻击的话,报纸上的照片图文并茂,显示我被人抛报纸击中头部,还有水瓶飞过我的头部,那又怎么说,难道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吗?”

魏家祥表示,希望报界能把这些照片,交给顿希山看看。

“难道要我向暴民道歉?”

他强调其头部被人飞报纸击中,还有矿泉水瓶在他头部上飞过,都是证据确凿的事情。

因此,他拒绝应行动党的要求,向全国华社和董总等五造公开道歉。

“这起事件确实发生了。难道要受害者向暴民道歉?……今天如果要我道歉,道歉什么?因为我讲真话?这的确发生在我身上,要我道歉是因为报纸击中我的头部?有没有搞错!?”

批民联没大是大非观念


魏家祥接着话锋一转,转为批评民联领袖,没有像他般在大是大非前站稳立场。

他说,槟州首长林冠英之前在集会上差点被人动粗时,他是其中第一批出来谴责政治暴力的领袖。

“我们要黑白分明,大是大非要搞清楚。当类似的事件发生在林首长身上,我第一个站出来谴责,为何民联的这些领袖不能有大是大非的观念?”

“当时林冠英只是差点被人动粗,今天我的脸已经被人碰到了,我也吞下了这个委屈,难道我错了吗?大家想一想,如果击中我头部的并非报纸,而是硬物,会是怎样的后果?”

“这些都是图文并茂的事情,难道这又是所谓和平的写照吗?希望对我公平一点,不要选择性因为一两个事故没有拍到,就说没有发生。”

撇清马青报案与他无关


针对一些马青地方领袖代其报案,魏家祥则说,这与他无关,因为报案者并非当事人,也没有身在现场。

他感谢这些马青地方领袖的关心,但重申不会报案。

他也说,本身从9岁开始学佛,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所讲的话都会面对因果。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