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 15:50:3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十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27/09 15:43:16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九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8 16:51:43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八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15/08 12:05:4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七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0/06 11:08:09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六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31/05 13:55:24 北海第一慈善机构五月份拨出900令吉予三病黎

挑战魏家祥到庙砍鸡头证清白 黄衣伯:我没打人




■ 李锡淡原想比拇指喝倒彩,却无意识比了中指。


■ 李锡淡:气上心头,无心比了中指!


■ 李锡淡周三到加影警局报案,澄清没有殴打魏家祥。


■ 李锡淡向媒体叙述当时场面,怒火难消。


■ 仙四师爷庙。



 (吉隆坡28日讯)被指在325华教抗议大会殴打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的黄衣阿伯李锡淡,今日对号入座澄清没有动手殴打,反而挑战魏家祥一同到茨厂街仙师爷庙砍鸡头,力证清白。

他强调:“我可以穿着(大会当天)黄衣去砍鸡头,只要他说个时间,我随时奉陪。”

他说,如果魏家祥不敢去砍鸡头,就不是人,没有资格当副部长。

他指出,我国是法治国家,他没有理由去打人,不过有权益去骂他(魏家祥)。

65岁李锡淡是雪兰莪蒲种人,他早上10时许先到董总澄清当时情况,过后请求职员协助到加影警局报案时,对记者这么表示。

他叙述,周一(26日)报纸刊登他站在魏家祥不远处的照片,内容是魏家祥指遭黄衣阿伯殴打。

“既然他说是被黄衣阿伯殴打,而且有我的照片,所以我承认是那位黄衣阿伯。”

现身报案澄清真相

他说,原以为这只是一桩小事,可是事件越描越黑,连董总及雪兰莪总警长也被冤枉,因此他决定现身报案,澄清真相。

不过,他说,他由始至终没有殴打魏家祥。

他叙述,当天看见魏家祥抵达,便一箭步似冲上前,加上有人比拇指喝倒彩,自己的情绪甚为激动。

他爬上桌子,然后跳向被警察及志愿警卫团团团包围的魏家祥,无意识地比了中指,质骂后者是“没用的部长”。

只是比拇指喝倒采 手指碰到是无心之过

“当时情况很乱,我本来是要比拇指喝倒采的,可是弄错了。我那时气上心头,没有思想了,根本没有心(比中指),而手指就这样乱乱插。”

李锡淡说,如果当时有碰到魏家祥,也只是手指,根本不是拳头,况且是无心之过。

他指出,要是魏家祥坚决认为是被他殴打,他挑战前者一同去仙师爷庙砍鸡头。

“我现在是退休人士,只要他哪天透过报纸约时间,我随时奉陪。不过,他要是不敢,就没有资格当副部长”。

他说,如果魏家祥不愿赴会砍鸡头,就没意思自己去了。

朋友嘲讽胆大 “我没做,不怕”

“我没做,不怕,哪里都去得了!”

被指殴打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的李锡淡透露,朋友从报纸得知他被指殴打魏家祥,见了面就嘲讽他胆大。

“我敢做敢当,承认有骂魏家祥,不过没有动手,他们都相信我。”

他认为,魏家祥这么年轻,加上体形大,没有理由给他老人家打到。

不管怎样,他说,尽管事件日渐织热,他倒没有受困扰,因为没做亏心事。

“就算我澄清的新闻见报,我也不表担忧,因为我没做过,要去哪里都去得了。”

只关心华教 没兴趣政治

“我只关心华教,对政治没兴趣!”

李锡淡说,尽管本身只有小学五六年级的学历,可是非常关心华教,尤其是近期对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处理华教问题说词反复,感觉不公,义愤填膺。

“我只是一心关注华教,对政治没兴趣,所以不像魏家祥所指黄衣阿伯有政党背景。”

他透露,他没想过参加董总号召的“325华教教亡大会--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不过朋友不会去大会现场,所以要他指路。

他说,即便抵达会场,他的心情都平静,直到魏家祥出现,才突然怒火中烧,冲上前去责骂。

李锡淡说,他被警员及志愿警卫团员隔开,所以距离魏家祥约两三尺,并且在比中指责骂时,立即被警员推开。

“如果我有打到他,早就被警方抓了,哪会留在现场继续听演讲?”

他强调,本身只是一次近距离靠近魏家祥,不过下次若有机会再见,一样会要求对方下台。

黄衣T恤顿成焦点 李锡淡打算拍卖

李锡淡笑着说,他可以重穿参与325华教抗议大会时所穿的黄色T恤,一同与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去砍鸡头,甚至愿意把成焦点的黄T恤拍卖。

询及为何拍卖,他说:“我被冤枉打人,很气呀,而且还被说有政党背景。”

他与妻子育有5名孩子及8名孙子,平时鲜少过问儿孙的事,包括目前就读小学的孙小状况。

“我是从报纸上得知华小师资短缺,至于我的孙子是否面对相同问题,就不得而知。

关于是否认同举行325华教抗议大会,李锡淡说,他只认同董总所出提出的要求。

他笑笑说,本身没甚学历,不敢回答尖锐的华教课题。

不敢把报纸带回家 家人或知道但不敢求证

李锡淡说,家人可能知道他就是被指殴打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的黄衣阿伯,可是不敢求证。

他说,这些天他不敢把报纸带回家,因为不想让家人知道。

不过,他指出,孩子倒有看报的习惯,可能知道这个事情。

“家人知道我的火爆性子,也许他们不知道这事或者已知道,只是不敢过问,以免被骂。”

警将先了解报案内容

加影警区主任阿都拉昔助理总监说,警方会先了解李锡淡的报案内容,至于开不开档,则不得而知。

他对记者说:“我们现在是按照程序,先了解他的报案内容,对于不会开档调查,包括传召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有待决定。”

不管怎样,他说,媒体若想了解详情,必须致电询问雪兰莪总警长或刑事调查主任。

关于3个有关魏家祥被打的投报,他透露,彭亨关丹警方是接获3个由关丹马华所作投报,而详情交由州总警长或刑事调查主任发表。

李孝式路仙四师爷庙 打小人著名地点

位于吉隆坡敦李孝式路的仙四师爷庙是吉隆坡华裔同胞祈福与膜拜的庙宇,也是外地游客必到的旅游胜地及打小人的著名地点,每逢神诞及节日,仙四师爷庙可谓人山人海。

创立于1864年的仙四师爷庙迄今已逾百年历史,其建立的过程,交织着可歌可泣的史实根据记载,19世纪中叶,吉隆坡曾陷入混乱状态。当时的甲必丹叶亚来率众奋起,历经过4年才平息了混乱,奠定了吉隆坡长治久安的基础。据说,甲必丹在保卫战期间,屡受仙师爷指点迷津,致使甲必丹获胜,为答谢仙师爷,甲必丹献出了其屋后椰园六段地,兴建堂皇师爷庙,供奉仙师爷、四师爷及阵亡将士,并定名为仙四师爷庙。

该庙最初供奉仙四爷盛明利及四师爷钟炳(钟来)的神位。仙四爷盛明利为芙蓉华人甲必丹,部下正队长为刘壬光,他后来委任叶亚来为副队长。当时芙蓉两位酋长由于争夺华人开采锡矿保护权与税收而争斗,华人也因此卷入战争的漩涡。战争在1860年爆发,盛明利部队战争失利,他本人也在战役中牺牲。由于盛明利向来慈悲为怀,具备菩萨心肠,他战死后,大众相信他已升仙,于是便尊他为正神,设庙供奉。

盛明利部属最先在芙蓉拉沙建立千古庙作为纪念,叶亚来在1861年继任芙蓉甲必丹,不过翌年即辞去甲必丹职而到吉隆坡发展,为酬答仙师爷神恩,叶亚来乃于1864年9月26日亲往芙蓉千古庙,恭迎仙师爷盛明利之神位,供奉于一所房屋内。1873年吉隆坡光复后,叶亚来献地正式建庙,供奉仙师爷、四师爷及阵亡将士。四师爷为叶亚来部下将军,在吉隆坡反攻战役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胜利后,积劳成疾与世长辞。

仙四师爷庙分别在1875年及1883年进行了两次重修。1938年又一次重修,可惜在日本占领时期遭受严重破坏并在后来才修复。



读者来函
用户名:
密码:
联络管理员以注册新账户